精子最近在开发一个「简单」的容器平台 DeployBeta,目前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查看源代码

来自田总的吐槽和我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前因后果

前两天,Oran在微博吐槽田总(田众和)的网站抄了DNSPOD的前端:

http://t.qq.com/p/t/67336063669749

http://t.qq.com/p/t/80068108148431

随后我也吐槽田总之前抄零毫秒的事情:

http://t.qq.com/p/t/117208098345993

这其实是XttyCTL9发现的…他在百度贴吧发的帖子:

http://tieba.baidu.com/p/1477369541

然后昨天田总在百度贴吧对我的吐槽:

一个帖子: http://tieba.baidu.com/p/1691681491

还有几个回复: http://tieba.baidu.com/p/1684288950

我在去年田总正火的时候,我就写过日志吐槽过他(这个大家一定要看一下):

周记:我看90后 http://jyprince.me/note/177

我没什么要说的,大家看看我上面“周记:我看90后”这篇日志就行了.

我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WinPE这种东西吧,我也搞过,在初学VB的时候,大概是2009年年初,我初一。

也就是从各个大牛做的WinPE中把我感兴趣的东西,拼在一起。

WinPE被大牛们搞的很小、很精简,文件也少,所以倒也不难。

当时还热衷于做安装盘的集成,用启动易做启动菜单什么的,曾把WinPE、Ghost XP、Vista塞到一张DVD中。

当时家里还木有刻录器,是到处找同学帮忙刻的盘。

后来研究往U盘上装WinPE甚至XP,但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启中把主板烧坏了。

电脑是一个小牌子的品牌机,虽然有保修,但售后挺坑爹的。

三天两头地去催(那地方离家还很远),折腾了一个月才修好,其实就是换个主板,但人家就是一直拖着。

自己一个人从售后那把主机抱回来,差点没把我累死,于是就决定以后绝对不折腾这种浮云的东西了。

这段事我不说没人知道的,现在的这些朋友都是在这事之后才认识的。

我也很迷茫

当时也觉得自己挺牛X的.

每天都是这么纠结地过的:

  • 和很多就算是从事相关行业的人比,在某些技能上(例如C++)、以及知识面,我都强出不少,更何况我有得是时间。
  • 但和大牛,即使是同龄的大牛比起来,差的也不是一星半点,我付出的努力比人家少很多很多。

纵然我在人前把零毫秒说得天花乱坠,但我也迷茫。现在,它确实不算什么。

团队

团队也挺浮云的,嗯,也许你知道我在说谁。

大家都在忙中考,高考,空闲的时间也有手机的事情。

没有利益关系的团队就是浮云啊…就是一个空壳子。

我也不指望搞什么团队了,也没兴趣加入,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尤其零毫秒3.0会走向一个冷门、不被关注的方向。

它是开源的,它就放在那里(Github),我自己慢慢来。

谁感兴趣就搭把手,也不必对谁负责,也许这样会好点。

媒体

我一直不满的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什么都播,把公众忽悠的团团转。

田总这事不就是个例子么?

总之大家别轻信媒体

  • 新闻联播千万别信——你懂的
  • 毒苹果毒胶囊,也不要信——真心没比新闻联播好到哪去

撰写评论

精子写了这么多年博客,收到的优秀评论少之又少,在这个属于 SNS 的时代也并不缺少向作者反馈的渠道。因此如果你希望撰写评论,请发邮件至 jysperm@gmail.com 并注明文章标题,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8-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