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开发一个「简单」的容器平台 DeployBeta,目前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归档 2017 年 11 月

21 岁的我在想些什么

从我学习编程之初起,我就有着很多「独立发现」,所谓独立发现就是说,我当时并不了解一些业界已有的技术,而是自己独立地找到了和业界已有的技术类似的方案。我也很多次在非常早的时间点了解到过一个后来被证明非常有前景的趋势,比如从 RP 主机时开始了解到容器化和 PaaS;从一个比特币只有 50 人民币的时候了解到密码货币。

也许有些人更偏好稳定的工作,就算比特币涨了一千倍他们也不关心,因为他们本来就并觉得是离自己很远的东西。但对于我这样本来就不那么「安分」的人、从一开始就对密码货币非常感兴趣的人,虽然我多少还是从中得到了一些好处、赚到了一点钱,不过总体上还是感觉没有把握住这些机会。很多时候我通过零散的渠道知道了一些消息,但没有做较为深入的调研,就只是扔到收藏夹里,以后再说。结果很多机会就这样错过了,现在想一想,其实调研一下也不会花太多的时间,而早去调研往往比拖个一段时间是更好的选择。

在今年,粉丝变现是一个很火的主题,我一直自诩为小网红,在粉丝变现这一波却也没赚到什么钱,我也做了一些反思:到处「建粉丝团」其实并不是一个对粉丝友好的推广方式,尤其我这样技能点比较分散,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我的一切感兴趣,这样会让很大一部分人选择不加入。所以要针对不同兴趣的粉丝,利用各种不同的渠道来发展粉丝,帮助粉丝去培养认同感,这是我之后的主要努力方向。

今年上半年搬到了北京,其实我是比较抗拒北京这种环境的,但考虑到公司有北京办公室,因此还是想在选择更安逸的生活之前,体验一下北京的生活。那么到现在也体验了有半年多了,结果毫无意外 —— 我一点都不喜欢北京,不喜欢北京的空气和气候、不喜欢交通和人流、不喜欢同等价格下更差的居住条件、不喜欢作为政治中心生活上的不便和精神上的压抑。明年我还是会搬回昆山,我曾长期居住过四个城市里,昆山还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然而昆山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除了 LeanCloud 可能找不到其他互联网公司了。既然选择了离开北京,我想我的下一份工作一定不会再是这样的工作了,如果没有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公司,不如给自己多留点时间去发现新的机会。我想在家来尝试远程、外包或是独立软件,其实这和当时在番茄土豆做的事情很像。但我在 LeanCloud 这两年多的经历还是非常重要的,两年多以后,番茄土豆的他们有了很大变化、我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怀念当时,但也回不去了。

当然,今年我生活中最大的变化是遇到了蛋黄,在一起的最初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了相互之间许多的相同点,但在一段时间之后也发现了很多不同,发现了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方竟然不是这样,但我还是非常相信我们能够解决这些分歧。虽然她也是很宅的人,但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出去吃或者玩的动力多了很多,让生活变得充实了许多。但我也担心像我这么想一出是一出的人,会给她带来一些麻烦,换句话说我也担心我会因此少了一些自由。

1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8-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