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开发一个「简单」的容器平台 DeployBeta,目前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标签 #蛋黄

游轮之行

就如 2018 年度小结 中说的那样,蛋黄并不喜欢出门旅行,就喜欢宅在家里,那怎么办呢,于是我们想到了一种合适的「佛系旅行项目」—— 游轮。在游轮上不需要做计划、想去哪就去哪,绝大部分项目不需要额外付费,在船上只需要走几步路就可以回到室内、找到卫生间,再多走几步就可以回到房间或者找到餐厅(也不需要额外付费)。

我们去的是「喜悦号」的游轮,往返上海和福冈(船每次出海停靠日本不同的港口)。5 天 4 夜,其实就是四个整天(两天在海上、一天停靠在日本、登船和下船加起来一天)。总体上我是比较满意的,船上设施和房间内都非常新、非常干净(蛋黄非常看重这一点),这艘船只启用了一年半,三月末就会离开中国,所以还是要把握机会的。

2019/cruise-ship-bow.png

整个行程人均 2900 元(2200 房费 + 400 固定支出的「小费」+ 300 额外付费项目),这个性价比我觉得也非常可以了,这个价格是淡季的价格,赶上假期就会贵很多。我们住的是阳台房,基本就是比快捷酒店小一些的房间,卫生间很小但设施设计得很好,所以并不难用,有一个露天阳台可以看海。

2019/cruise-room.png

关于船上设施网上的介绍很全了,我就只谈个人感受。

我们全部吃的是免费餐厅(因为网上测评说收费餐厅并没有比免费的强多少,然后价格很贵),吃得还是很好的,有两种免费餐厅,一种是自助餐,面积很大,饮料、水果和糕点很全、主菜每天会变化但品种不多、没什么海鲜。

2019/cruise-buffet.png

另一种是正餐厅,每天有一套不同的菜单(五、六个菜),中西餐的菜混合,每天都有一道虾(很大),还有牛排和三文鱼,这些食材的品质我觉得都是非常好的。然而中餐做得比较「西式」,不看菜单根本猜不出来是什么菜,经蛋黄点拨发现原来是他们不会炒菜,感觉都是炖出来的 … 西餐的话我还是非常满意的。

2019/cruise-dinner.png

刚进黄海的时候风景不怎么样,水很浑浊,到靠近日本的地方海才变得非常蓝、非常绿,天也是蓝的,很美。

2019/cruise-sea.png

然后晚上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当然这一点比较依赖于天气,只有一天晚上没有云,才能看到星星)。船很稳,前两天根本感觉,后面两天开始有一些浪,但还是非常稳的,稳到蛋黄觉得船震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上海到日本这片海域,基本全程都能看到其他的船,甲板上有两个望远镜可以用,但蛋黄觉得自己带一个望远镜会更好,可以看海岸、船和海鸥。

2019/cruise-seagull.png

室外的气温和昆山差不多,但顶层的风非常大;室内则是恒温的,空调非常足。

2019/cruise-wind.png

甲板上有露天的温水游泳池,还看到有人在里面游。

2019/cruise-pool.png

船上有很多演出和活动(还有广场舞),都是免费的,我们看了两场歌舞剧和一场杂耍。歌舞剧看不太懂,但舞台效果还是很不错的。船上有几个露天的泳池,里面是温水,看到有几个人在游。还有一些乒乓球台,和蛋黄打了很久的乒乓球。

2019/cruise-deck.png

付费娱乐项目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卡丁车,$10 一次五分钟,和之前在昆山玩的比起来价格差不多,但不够刺激:车不够快、不能漂移、赛道窄不容易超车,碰到不会开的人就会一直堵着路,不过既然是在船上也不能要求太高了,我全程玩了三场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船上以大爷大妈为主,所以这些娱乐项目的人很少,不需要排队。

2019/cruise-gokart.png

到日本之后的岸上观光项目很坑,基本相当于是被卖给了旅行社(以每个人 500 的价格,不想跟团的话要交 500),带你去一些一点都不好玩的景点、一点都不好吃的「美食广场」、一点都不便宜的免税店,行程还特别赶。

2019/cruise-japan.png

关于这个船三月末离开中国,主要是觉得中国人额外的消费太少,工作人员说在欧美航线一周可以卖 50000 瓶啤酒,然而船上基本都是中老年人,酒吧根本没有人。我和蛋黄觉得很大原因是这个公司(这个公司只有这一艘游轮在中国)不了解中国的情况,没有开发出适合中国大爷大妈的额外消费项目,比如搞搞中医按摩针灸、卖点保健品,实在不行搞个水池让大家扔硬币也行呀。有钱的大爷大妈还是很多的,有一天吃饭和做旁边的一对上海大爷大妈聊天,家里在上海几套房,经常坐游轮(估计这是他们坐的最低端的游轮了),说今天买包买衣服就花了两万多 …. 还觉得特别值。

据说这艘船是为中国人设计的(比如热水和热水壶),船上大部分的服务人员都是中国人,餐厅和客房的服务员则主要是东南亚人。不过总之绝大部分地方都只需要用到中文,对大爷大妈还是非常友好的。东南亚的服务人员的态度非常好,总会笑着打招呼,虽然不会中文也会积极地沟通;然而部分中国的服务人员态度不是很好。

船上网络是额外付费的,大概 500 元全程,我没有买,因为我已经做好准备把「没有网络」作为这次游轮体验的一部分了。实际上因为每天的活动内容都很丰富,没有网络也不会无聊,就看着船下的海浪都可以看很久。我带了电脑、几本书、iPad 和相机,但实际上并没有用到,就是因为船上的活动太丰富;相机的话,因为我换了 iPhone 8,感觉和相机的拍照效果已经差不多了,所以也没怎么用上。

我们在船上看了泰坦尼克号作为安全教育片,我事前事后也了解了不少游轮的背景知识以及泰坦尼克号的故事,经过那之后,现在海上的安全标准应该已经非常可靠了,但蛋黄还是表示想坐一坐救生船(忘记拍救生船的照片了)。

2018 年度小结

转眼又一年过去了,今年我们又回到了昆山,节奏放慢了很多,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生活」本身上面。

就如去年的小结中计划的那样,今年四月我们从北京搬回了昆山,接着搬家的机会添置了很多新物件,比如戴森的吸尘器、洗碗机、全自动咖啡机、米皮新风、扫地机器人、恒温龙头、Mesh 路由器、冰箱、桌子椅子、1.8 米的床和床垫等。昆山的厨房也更大了一点,买了更多的锅具和碗筷,感觉生活质量提高了一大截。

2018/2018-kunshan-1.png

2018/2018-kunshan-2.png

2018/2018-kunshan-3.png

在昆山安顿下来之后,因为家里有了更多的地方,所以又买了一些玩具,包括 乐高的跑车乐高的小火车,甚至现在有一个大桌子专门摆我的玩具。

2018/2018-toys.png

今年我也花了不少时间在「建造类」游戏上,主要包括 天际线(Cities: Skylines)、缺氧(Oxygen Not Included)和异形工厂(Factorio)。异星工厂是我今年新发现的游戏,主要内容是建造自动化的流水线,非常对我的胃口,记得当时连着玩了几天,花了 50 多个小时第一次通关。

皮蛋豆腐今年也三岁了,和之前比起来它们更加「成熟稳重」了。从搬到昆山开始,豆腐总在猫砂盆旁边的地面上撒尿,经过一番摸索后发现原来是它对每天晚上被关在阳台表示不满。于是从那之后就不再把皮蛋豆腐关在阳台上了,即使我们出门也会把它们留在客厅,在我们睡觉的时候也会让它们进入我们的房间,它们有时候睡在衣柜里、有时候睡在地上、有时候睡在椅子上、还有的时候睡在蛋黄的被子上,但它们要是睡在我的被子上就会被我踢下去。

2018/2018-pidan-doufu.png

今年也全面启动移民的进程,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加拿大,毕竟加拿大是英语国家、是高福利的发达国家,同时也是一个传统的移民国家。对于我来说主要是自考学历和英语这两大块,今年一年都在背单词,但其实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效果并不是很显著。

关于英语学习,我觉得 我们老板的文章 就挺有道理的,要在实际的日常场景中学习英语,将之前消费的一部分中文内容替换成英文。于是我将手机和电脑的系统语言改为英语、开始在洗澡时改听英文的播客、改去 Youtube 直接看一些英文播主的视频、去读技术类的英文书。在产出的方面则新的开源项目都使用英文来写文档和注释,后续还打算开始在 Medium 上开始写英文的博客。

在九月份的时候,我放弃了之前等自动驾驶汽车的想法,决定考一个驾照,主要是考虑可以创造一种租车前往公共交通不便利的地方的可能,尤其如果以后准备去加拿大的话。于是我和蛋黄一块报名,顺利通过了科目一和科目二,剩下的部分则有待明年继续。

在今年的最后两个月,我和蛋黄陷入了一场长达两个月的争吵,主要是关于原生家庭的观念冲突。虽然我们都从一开始就认为我们作为一个小家庭应该和双方的原生家庭保持独立,但因为成长环境、和家人的相处方式的不同,在具体的做法上面还是有非常大的分歧。我不想在这里描述细节,但这件事对我们的负面影响都很大,并且一直持续到了 2019 年。

今年和蛋黄一起去了沈阳、天津和无锡旅行,不过蛋黄其实并不喜欢出门旅行,在外面一副特别「丧」的样子,有时候还发脾气。

2018/2018-yellow-bud.png

除此之外,我还和公司一起去了菲律宾、自己去了海南。在菲律宾的长滩岛的体验其实并不怎么好 —— 主要是没什么吃的,虽然是一个小岛,但并没有吃到什么海鲜。

在 iPhone SE 服役两年半之后,在双十一我入手了 iPhone 8,相比于全面屏和人脸识别,我还是更喜欢指纹。无线充电也非常方便,尤其后来我在家里的桌面上打了一个孔,安装了宜家的嵌入式充电器。

今年币圈和整个投资市场、全球经济都非常不好,大家都说今年只要不亏就算赚了。在股票上面我今年勉强没有亏,但在币圈可是亏惨了,相比于年初几乎跌掉了八成。

2017 年度小结

2017 应该算是我自己主动地寻求变化的一年,最后确实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三月份我随一个对旅行十分有热情的同事,和其他三个之前并不认识的女生,一起去潮汕玩了三天、吃牛肉火锅。在他们几位「老司机」和资深吃货的带领下,每天就是吃吃逛逛,安排得很满,也非常开心,这几乎是我参加的体验最好的旅行了。以前我并没有听说过潮汕牛肉火锅,刚吃的时候确实让我眼前一亮,后来在北京又吃了几次。

之后,因为实在不能继续忍受楼下和窗外的噪音,搬家到北京的计划被提前了,我四月中旬就去了北京,开始找房子。北京的房租果然很贵,调研了一周之后我选择了位于东四环、距离公司 7 公里的一个两居室,每月房租 5290。这个房子位于一个九十年代的小区,离地铁将近两公里,房子很旧,户型设计也不是很合理,但这个价格相对于两居室还是可以的。

之所以会选择两居室的房子,是因为我在北京找房子期间,在一个 AirBnB 的合租房间住了五天 —— 我睡在卧室、主人睡在客厅的帐篷里,体验还相当不错。于是我想能多一个闲置的房间还是会有很多可能、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的,可以提供给来北京的朋友同事、也可以在 AirBnB 上出租,况且这个两居室并没有比一居室贵太多。

在订好房子之后我就返回昆山准备搬家了,相比于上次从上海搬离番茄土豆,这次我的家当要多了不少,而且距离还有几百公里之远。经过了几天的打包之后,我用物流将十几个箱子发出,然后带着皮蛋豆腐乘坐飞机一起前往北京。来到新家之后皮蛋豆腐依旧吓得不轻,但它们现在有了更大的阳台,后来甚至被允许在床上睡觉。说起来皮蛋豆腐已经两岁半了,明显地感到它们不如小时候那么充满好奇心了。

那个闲置的卧室后来确实派上了很多用场,在五月到七月,先后有四个朋友来北京住在了这里,也在 AirBnB 上租给过一个黑人小哥五天时间,那两个月安排得可是非常紧凑,再之后蛋黄就搬了过来,变成了她的房间。

在来北京之前,我对北京的交通也是有所耳闻,因此我准备把自行车作为首选的上下班交通工具,今年共享单车的发展速度非常迅猛,但上下班高峰时车子依然难找。所以我还是购入了一个小米助力车,从堵死的汽车旁边骑过去还是非常开心的,单程交通时间可以稳定控制在 35 分钟。但北京的空气和气候、交通和人流、同等价格下更差的居住条件、作为政治中心生活上的不便和精神上的压抑,还是让我想要离开北京,目前明年搬回昆山的计划已经在进行了。

在搬到北京没多久,就在 QQ 群 中认识了蛋黄,在七月初为了和她见面,计划了一次十多天的行程,从北京出发去了沈阳、昆山、南京,再返回北京。见面之后我们发现了很多的共同点,她也愿意搬来北京和我「合租」,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这是今年里最大的变化。

从今年四月份开始,已经凉了两年多的密码货币又迎来了一波新的行情,一直持续到年末,我甚至觉得这一波行情不会结束了。在 2016 年初我为了写 BlockChain 与 Ethereum 介绍 这篇文章,以 40 CNY 的价格购入了 40 个 Ether,而它的价格在今年翻了 80 倍,比特币的价格也翻了 20 倍。当然这些币我并没有全部持有到最后,否则恐怕我现在 95% 的资产都是密码货币了。

继去年开始尝试参与线下活动和线上的直播之后,今年我参加了三次线下活动、在 LeanCloud 进行了两次线上直播、还在 SegmentFault 尝试了一下付费的直播课程,进行了三次直播,可以说现在对于小规模的线下活动已经不会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

去年在昆山将近两年的时间,完全没碰过灶台(也没有锅),搬到北京之后在宜家买了一些厨房用品,在蛋黄的指导下,尝试了烤鸡翅、番茄意面、咖喱饭、水煮毛豆等等,偶尔自己动动手还是挺有意思的。就像我在 标准化商品构成的世界 中描述的那样,我非常喜欢宜家的风格,喜欢一贯的设计和稳定的质量(虽然不高)。今年搬到北京之后,一共去了六次宜家,我想之后再搬家的话,一定会买更多的宜家的商品。

在北京稳定下来之后,又买了水弹枪、小票打印机、超声波清洗机、小四轴飞行器之类的小玩具。当然花费最大的还是乐高,一共买了四套,我喜欢乐高这种整整齐齐、自由组合,还能满足收藏欲望的玩具。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9-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