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 SegmentFault 上录制一些 视频课程,欢迎购买收看,这是支持我创作更多技术内容的好机会哦。
基于业界最成熟的加密和版本控制工具 —— GPG 和 Git 的密码管理器:Elecpass
标签 #蛋黄

2017 年度小结

2017 应该算是我自己主动地寻求变化的一年,最后确实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三月份我随一个对旅行十分有热情的同事,和其他三个之前并不认识的女生,一起去潮汕玩了三天、吃牛肉火锅。在他们几位「老司机」和资深吃货的带领下,每天就是吃吃逛逛,安排得很满,也非常开心,这几乎是我参加的体验最好的旅行了。以前我并没有听说过潮汕牛肉火锅,刚吃的时候确实让我眼前一亮,后来在北京又吃了几次。

之后,因为实在不能继续忍受楼下和窗外的噪音,搬家到北京的计划被提前了,我四月中旬就去了北京,开始找房子。北京的房租果然很贵,调研了一周之后我选择了位于东四环、距离公司 7 公里的一个两居室,每月房租 5290。这个房子位于一个九十年代的小区,离地铁将近两公里,房子很旧,户型设计也不是很合理,但这个价格相对于两居室还是可以的。

之所以会选择两居室的房子,是因为我在北京找房子期间,在一个 AirBnB 的合租房间住了五天 —— 我睡在卧室、主人睡在客厅的帐篷里,体验还相当不错。于是我想能多一个闲置的房间还是会有很多可能、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的,可以提供给来北京的朋友同事、也可以在 AirBnB 上出租,况且这个两居室并没有比一居室贵太多。

在订好房子之后我就返回昆山准备搬家了,相比于上次从上海搬离番茄土豆,这次我的家当要多了不少,而且距离还有几百公里之远。经过了几天的打包之后,我用物流将十几个箱子发出,然后带着皮蛋豆腐乘坐飞机一起前往北京。来到新家之后皮蛋豆腐依旧吓得不轻,但它们现在有了更大的阳台,后来甚至被允许在床上睡觉。说起来皮蛋豆腐已经两岁半了,明显地感到它们不如小时候那么充满好奇心了。

那个闲置的卧室后来确实派上了很多用场,在五月到七月,先后有四个朋友来北京住在了这里,也在 AirBnB 上租给过一个黑人小哥五天时间,那两个月安排得可是非常紧凑,再之后蛋黄就搬了过来,变成了她的房间。

在来北京之前,我对北京的交通也是有所耳闻,因此我准备把自行车作为首选的上下班交通工具,今年共享单车的发展速度非常迅猛,但上下班高峰时车子依然难找。所以我还是购入了一个小米助力车,从堵死的汽车旁边骑过去还是非常开心的,单程交通时间可以稳定控制在 35 分钟。但北京的空气和气候、交通和人流、同等价格下更差的居住条件、作为政治中心生活上的不便和精神上的压抑,还是让我想要离开北京,目前明年搬回昆山的计划已经在进行了。

在搬到北京没多久,就在 QQ 群 中认识了蛋黄,在七月初为了和她见面,计划了一次十多天的行程,从北京出发去了沈阳、昆山、南京,再返回北京。见面之后我们发现了很多的共同点,她也愿意搬来北京和我「合租」,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这是今年里最大的变化。

从今年四月份开始,已经凉了两年多的密码货币又迎来了一波新的行情,一直持续到年末,我甚至觉得这一波行情不会结束了。在 2016 年初我为了写 BlockChain 与 Ethereum 介绍 这篇文章,以 40 CNY 的价格购入了 40 个 Ether,而它的价格在今年翻了 80 倍,比特币的价格也翻了 20 倍。当然这些币我并没有全部持有到最后,否则恐怕我现在 95% 的资产都是密码货币了。

继去年开始尝试参与线下活动和线上的直播之后,今年我参加了三次线下活动、在 LeanCloud 进行了两次线上直播、还在 SegmentFault 尝试了一下付费的直播课程,进行了三次直播,可以说现在对于小规模的线下活动已经不会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

去年在昆山将近两年的时间,完全没碰过灶台(也没有锅),搬到北京之后在宜家买了一些厨房用品,在蛋黄的指导下,尝试了烤鸡翅、番茄意面、咖喱饭、水煮毛豆等等,偶尔自己动动手还是挺有意思的。就像我在 标准化商品构成的世界 中描述的那样,我非常喜欢宜家的风格,喜欢一贯的设计和稳定的质量(虽然不高)。今年搬到北京之后,一共去了六次宜家,我想之后再搬家的话,一定会买更多的宜家的商品。

在北京稳定下来之后,又买了水弹枪、小票打印机、超声波清洗机、小四轴飞行器之类的小玩具。当然花费最大的还是乐高,一共买了四套,我喜欢乐高这种整整齐齐、自由组合,还能满足收藏欲望的玩具。

谈恋爱

在「20 岁的我在想些什么」那篇文章中我表达过一种矛盾的想法,既觉得生活比较稳定了,想找到另一半,否则感觉没什么其他的追求了;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去接受另外一个人进入自己的生活。之前也时不时被吐槽想我这样试图和女生讲道理、不会关照女生、不总是抢着买单、不懂女生的想法一定找不到女朋友,也被很多人说「将来你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要让我看看是怎样不同寻常的女子」。

所以她进入我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突然的事情。据她说在五月末的时候,一开始只是想看看「一个有粉丝团的人」是什么样的,于是加入了我的粉丝群,偶然看到我说我在自己剪头发,于是向我推销一个理发剪刀套装,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对话。之后我们联系得就比较频繁了,聊了一些比如城市规划、房价走势、密码货币、子女教育、消费主义、市场化、程序和结果正义、学术论文垄断、「生活的智慧」等「深刻」的话题。

她大概是看到我去年十月说的「求带逛大学校园」,于是便邀请我去南京逛一逛她的学校,于是在我协调了和其他行程的冲突、反复改期几次之后,终于在七月初和她在南京见了一次。到这时为止其实只是一次普通的「粉丝见面」,按照一般的套路就是见个面、吃个饭、随便走走而已,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认认真真地花了两个半天带我逛了一下南京林业大学和玄武湖。

喜欢上她的瞬间是刚见面没一会儿,不记得我们说着什么了,但我每说一句话她就「嗯」一下,即使两句话之间我并没有停顿。我就觉得这样挺不习惯的,就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我们非常同步地笑了起来 —— 很没有逻辑不是嘛,但的确如此。见面之后我们发现了更多的共同点,比如我们都喜欢「自私的基因」、刘慈欣的「三体」等作品、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幻夜」等等。当时她还是希望毕业后能够留在学校,我也「不经意」地提起我在北京的房子有两个房间,说起来我会在北京这种地方空一个房间出来,也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

在我回北京之后,她告诉我想来北京发展,而且很有可能会住在我这里。这之后到 7 月 11 日我在火车站看到她为止,我内心都十分忐忑,不确定她是否真的会过来,又怕问得太紧她不高兴。我一直觉得没逛过宜家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于是在她来北京的第一天就一起去了宜家,为之后的「室友」生活做些准备。

然而室友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几天。从在宜家开始她就总是在讲「我们」这个词、大部分时间都不关房间的门、提出把衣服混在一起洗,加之一个女孩子从那么远的地方搬过来住,我觉得她应该也对我有些意向吧。我不知道该不该表白心意,因为过去的一些经历,我还是对自己不太自信,想到既然已经是室友了,以后还有很多时间,也就不必那么着急。

虽然我们这可以算是一拍即合,但她还是要比我快了那么半拍,几天之后就问我「你觉得我怎么样呢」。我觉得除了价值观和兴趣的匹配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并不需要做出什么改变就可以很开心,而不一定要按照社会的期待去改变自己。我们都把这一点看得很重要,都是那种不希望遵循社会期待的男孩子或者女孩子,因此我们的相遇格外难得,我也觉得今后一定不会再遇到这么合适的女孩子了。

虽说「确定关系」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件,但又总觉得并没有带来什么变化,还需要更多共同的经历来推动两个人的关系。我想别人家的情侣是不是都要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呀,但前面又刚说过我们不一定要按照「社会期待」去做,所以要不要主动地去进行肢体接触也让我纠结了一下。不过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几天,实际上我们第一次牵手、拥抱、亲吻的场景都比较尴尬,加上我们也都是初次恋爱,于是那几天我们每天晚上凑在一起去知乎学习「你和你的恋人在脱单的第一天做了什么?」、「你的第一次亲吻是怎样的?」、「双方初夜,请问需要做足哪些准备?」之类的问题。在习惯了身体上的接触之后,后面也就显得水到渠成了。

我们甚至还没确定关系就以室友的身份住到了一起,于是我们需要面对一些更现实的问题 —— 很多人推崇校园中无忧无虑的、排除了几乎一切现实因素的爱情,但我不这么觉得,虽说这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两个人迟早都要面对生活在一起的各种问题,找到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的方式,所以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刚好我也有了将近两年的独立生活的经验,生活本来也是有些条理的,她来之前我还仔细地把房子整理打扫过,希望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至少不能比她之前在宿舍的条件差嘛。

首先是对于个人空间和个人时间的「侵占」,可能在一个月前我还无法想象我能够接受另外一个人非常深度地「侵入」我的生活。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在意个人空间的人,不曾住过集体宿舍,在出差或旅游时与他人同住一个房间也会感觉非常缺少安全感。但我对她并没有这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依然可以很放松,我也愿意减少花在其他活动上的时间,也许这是爱情的力量,但也可能是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打破自己的习惯。当然我并不是说情侣可以没有个人空间,我依然认为个人空间是非常重要的,两个人除了彼此还有其他的生活,才不会因为一些琐事患得患失。

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饭,之前我觉得多了一个人的话起码出门吃饭的选择更多 —— 不然一个人吃火锅显得多尴尬,也会更有动力在家尝试做一些食物。但她对食物意外地「讲究」,因为身体上的一些原因,很多食物不能多吃,例如 麸质 蛋白(小麦、燕麦)、糖类(淀粉、米饭、糖)、油(坚果、脂肪)、盐,导致可以选择的食物比较有限,虽然她并不介意看着我一个人吃。一开始我还会劝她多吃一点,不过当真的出现了生理上的反应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些「偏好」并不是(像一些人那样)说着玩玩的。不过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首先她的这些偏好完美地避开了所有不健康的食物,然后我之前吃的大多是高油高盐且并不怎么好吃的食物,反正也不好吃,我宁可吃点低油低盐并不太好吃的食物。

写到这里发现我们成为室友快要一个月了,以此留作纪念。

1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