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开发一个「简单」的容器平台 DeployBeta,目前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标签 #价值观

对于克隆人类,我的态度

如果有一天,技术上可行的话,你对克隆人类报什么态度?应该禁止?

现在克隆技术还只能克隆出克隆羊,克隆牛等动物,目前由于技术和道德和法律等因素,还没有真正的克隆人出现。

对于克隆人研究,当今国际社会的普遍态度是“禁”,但怎么个禁法,禁到什么程度,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根据联合国大会第56/93号决议,制定《禁止生殖性克隆人国际公约》和工作组会议分别于2002年2月和9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包括中国在内的约80个国家出席了上述会议。

中国代表团在此次会议中,态度鲜明地提出“四不政策”,即“在任何情况、任何场合、任何条件下,都不赞成、不允许、不支持、不接受生殖性克隆人的实验。”

我的观点,支持发展克隆技术,在技术成熟的条件下,支持在人类身上应用克隆技术(指克隆完整的人类, 并非器官).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普遍的道德准则也在变化。迟早有一天,人们会接受克隆人类。我认为,技术成熟的时候,就是人们接受的时候。

可以想象,在一百年前,人们对于器官移植、体外人工授精(试管婴儿),是什么态度。但今天,当技术成熟了,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很多人用道德伦理来做反对克隆人类的理由。

我觉得,克隆人类在产生道德问题的同时,也解决了一些道德伦理问题。

克隆人类最大的意义在于造福那些希望拥有一个孩子,但无法生育的夫妇,在目前大多是领养或者利用来自精子库中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这同样存在很大的道德阴影——毕竟是别人的孩子,但因为今天技术成熟了,我们也习以为常。

如果能够克隆人类,那么这些人可以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孩子。

很多人对克隆人类的认识还停留在科幻电影中。

克隆仅仅是两人拥有同样的基因,但因为经历、环境、饮食的差异,两个人可能在无论是性格还是相貌上,都完全不同。

克隆并不能复制记忆!克隆人也是从婴儿长大的!他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并不存在太多的道德问题——克隆人也是一个婴儿,也需要人来抚养,抚养他的人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为他的父母。

而且在进行克隆之前,势必要调查他是否有能力抚养一个婴儿(或者是否结婚)——就像人工授精一样。

至于歧视的问题,你是通过克隆,还是有性繁殖诞生的,并不是可以直接观测的,不像肤色、民族那么显然。估计也不会有人去问他人是否是克隆人(或者试管婴儿),因为这也毫无意义 …

另一方面是无性繁殖将导致人类的基因很难进化。这一点也不是很明显,首先并不是所有人都要选择克隆的,另一方面,人类发达的医学早已使人类脱离了自然选择。

还有观点说如果克隆人和被克隆人具有同样的基因,那么在分辨(犯罪)时会有麻烦(好像有类似的电影), 但别忘了,我们之前假设只有当一个人拥有抚养婴儿的能力的时候,才允许进行克隆,这样的话,两人的年龄、生活环境会有很大的差异,他们更可能除了基因,其他的都完全不同。

经历和环境对人的影响是非常巨大,我们见到双胞胎长得很像,主要是因为往往他们小时候的经历、环境、饮食基本相同。

理想

今天我们班开了一个“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的班会,主题也就是梦想、理想。我觉得梦想和理想这两个词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更倾向于无法实现、不受自己控制的;而后者倾向于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

似乎在班主任、班会的组织者、来我们班的实习老师、大多数同学的眼中,理想一定是要去上某个大学,而之后,就没有了。

实习老师讲他如何刻苦学习,如何拿到了众多奖项;幻灯片上提到了最近新闻中的“清华学霸”,还展示了她们的日程表。我承认他们都是优秀的,但是一定要要求每个人都这样做么?

主持人请我们班一直以来成绩排名第一的龙哥来谈谈自己的理想,龙哥说“希望有个健康的好身体、好好活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大家都笑了。虽然这其中有玩笑的成分,但“有个健康的身体”、“好好活着”就不能是一个人的理想么?如果这话不是班级成绩第一,而是成绩靠后的同学说出来的,还会仅仅是善意的笑么?

再或者,有些人喜欢钱,即使已是富翁,还是爱钱,但他们一定是庸俗的么?可能赚更多的钱是他们的理想,更多的钱可能只是符号,但那是个人能力的象征。

什么时候连“你的理想是什么?”都有了标准答案,你当这是流水线么。有人这样说:在教育的流水线上,我是一个残次品,但我庆幸,我是那个残次品。

再说我自己,上不上大学,我还没有决定,但这并不重要。能取得怎样的成绩,取决于人,而不是上不上大学。不上大学不等于停止学习,恰相反,那些抱着“上了大学就可以随便玩了”的家长和同学才是失败者。

毫无疑问,我对计算机/互联网方面兴趣很大,也投入了很多努力。IT界瞬息万变,我也无法预测几年后的前沿技术是什么。我希望我在经过几年的经验积累之后,能够自己开发(而不是给别人打工)出一款产品,能够有人用,有人关注,越多越好。钱不是我关注的,有人用户、有人关注,自然会有钱。

短期内,我希望在我高中毕业前完成“零毫秒”——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劝我按部就班读大学的,身边一定都是普普通通,上学、工作的朋友;若我今后奋斗成功,我的身边也一定是自己奋斗、喜欢冒险的人;若我失败,身边也一定都是失败者。

没人能预见未来,按自己的想法奋斗而失败,和听从别人劝告违背自己意愿而失败,我觉得前者会让我更好受一些 …

如果我的理想既不违反法律,又不违背社会的道德约定。那么老师是不是应该给我点支持,或者至少不是阻碍。(假设)家长不支持我可以理解,因为这关乎我的未来和他们的未来。但与老师那一点业绩相对的,是我的一生。

有感而发:你如何看待高考时举报别人作弊的学生?

源于百度贴吧“高考吧”的一篇帖子:刚刚考最后一科的时候举报了一个作弊的女生,现在很内疚

后来在果壳也有讨论:http://www.guokr.com/question/220717/

甚至现在整个“高考吧”都是关于这个话题的帖子。

摘录楼主原文如下:

刚刚考最后一科的时候举报了一个作弊的女生,现在很内疚。

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我们高考是考三天的,理综分开来考的,最后一科考的是生物。题真的超级简单,但是我忽然忘记写毛霉的霉字了,这样一空的分就没了,这时看到一个女的拿了个小字条出来看,当时心情你懂得,直接就和老师说了,然后。。。。。。她后来哭了,真的。。考完后我同学和我说(那女的不是我们学校的,但是同学认识他),她绝对只是无聊,拿出来对对试卷,后来看看那张字条上只有一个葡萄糖分解的方程式。。。。现在真的有点内疚,我想知道她这样做是取消全科还是单科成绩啊?等等我就要和同学唱歌喝酒庆祝,她估计要回家苦惨了。现在心情真不好受,求安慰。。

我的看法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作弊的人确实损害到了我自身的利益。

高考是一种竞争的关系,不是你上就是我上。而且作弊行为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故意行为。

所以无论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心理,都应该让作弊的人付出代价。

从大的方面来看,一个人作弊会损害整个高考的公平性,虽然个人力量有限,举报一个可能不会改变现状,但是终究是在维护正义。

而对高考作弊的纵容,则会影响到社会,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是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的,每个人都应该去维护。

  • 为什么有很多人去同情被举报的女孩呢?

因为一旦被举报,受害者是明显的、惟一的,受到的伤害是巨大的(“毁了她一生”).

但如果纵容这种行为,那么受害者则是其他千千万万的考生,受到的伤害是无法量化的。

所以大家都选择去同情直接的受害人——作弊的女孩,所以才有“损人不利己”的说法。

这种例子很多,例如小摊贩占道,损害的是整个社会的利益,但这种损害无法量化。所以大家会去指责城管(我是说合法执法的情况).

  • 在中国这样的现状下讨论这个有意义么?

当然有,正是大多数国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放人一马,少管闲事”这样的心态,才造成了中国现在的现状。

有必要通过这样的一件小事,让大家都参与进来,一起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改变中国的现状。

说句不好听的话,同情作弊的人的人,你们被贪官欺负、吃地沟油、喝毒牛奶,都是活该。

很多人恐怕都没有胆量去举报(各种违法行为),当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应该去赞许,而不是指责。

  • 你没作过弊么?为什么不能站在女孩的角度想一想?

我在作弊的时候已经有了接受制裁的心理准备。

“被毁掉一生”这本来就是(高考)作弊的机会成本,但有些人非要认为是其他人的加害。

  • 当今,作弊也是高考的一部分不是么?

是啊,所以当你作弊时要有接受制裁的心理准备。

  • 你到底在说什么?

从大的角度来说,我们都应该去维护正义(举报).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这么做,你不敢也不是错。

但你应该去赞许有胆量这么做的人,而不是指责。

1345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