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 第一届烧火节 中体验了钻木取火,并制作了第一个 Vlog。
查看源代码

回初中瞧瞧

2012.4.1,好吧,愚人节,不过这不是关键。在这天下午,我们学校(沈阳十中)要开一个教育局要求的有关停止补课和减负的家长会,没错,如同这个日子一样,这简直是个笑话。不过也好,因为我的初中(沈阳第十二中学)以某些原因没有开这个家长会,所以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和沈晓艺一起回初中看看。

大概在半个多月前,我和沈晓艺抱怨说还是初中的时候好啊——我也忘了当时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总之就是沈晓艺叫我那个星期五下午请假,和她一起回初中看看。我可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决定同意的(我们班主任肯定不会给假的,我就打算中午直接走了,不管她同不同意),但是反倒是她先说改天吧。

我爸没去参加这次的家长会。可以预见,无非是上面(教育局)不让补课,然后老师攒腾家长们“联名”建议校方/教育局恢复补课。我爸可不打算掺和这些破事。我去帮我爸给班主任请假,她没同意——管你同不同意呢,就是不去了。

这次回初中呢,我感觉不只是瞧个热闹那么简单,确实是有收获的。

我们先去了张老师(教我们初二的数学)那里,主要聊了聊有关减负的这些事。老师说我这是装清高,这个说法好恰当。
我就是看不惯这些,看不惯老师同学把考试当成一切,只认教科书和标准答案,即使是错误的。
不光是这种功利式的教育,还有很多,我看不惯,我不相信我有一天会和他们一样。
我见识的社会的阴暗面未必比大人们少——至少在网络上,信息的来源还是很充足和多样的。但希望我会一直这样(天真)下去吧。
成天说现在的教育模式如何如何不好也没啥意思,也许这才是适合大多数人的,我只要做好我自己就行了。

以前张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候,不止一次讲过,当年她上学的时候,班里就有那种晚上偷着学习,白天装作吊儿郎当,再勾搭其他同学去玩的同学。
老师一开始估计是以为我也如此吧(当然后来肯定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我那时觉得该不会有这么夸张吧。
现在上了高中,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人。而且不止一个…哎,都这么虚伪,上个学还勾心斗角的…

然后又和化学老师聊了聊。她说,我这么上高中,考大学也不是个办法,最好是能趁着现在做出点真正有价值的作品,能让一些公司/团队发现是再好不过的了。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是希望能在高中阶段多做一点东西,让自己今后找工作时的简历上除了学历能有更多可写的东西。
之前我一直纠结一个问题,就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模仿,都是在踩着前人的足迹。
但是就在不久前,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构思(代号暂定“零毫秒3.0”,这篇日志就不过多涉及技术问题了),至少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应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做这样尝试的(或者说即使有先例也都没有成功).我打算用高中剩下的两年时间来完成它。
应该说,这个项目实际应用的价值不大,也不大可能盈利,更多的是提出一种理论,可以为其他类似的项目提供参考。对我个人来讲,如上面所说,也将会是我今后竞争的一块筹码。

沈晓艺没和我去见化学老师,我对化学老师开玩笑说沈晓艺中考没考好不敢见她了(貌似老师是信了?)…真有意思…

另外好久没去十二中门口的报刊亭买《读者》了,于是今天(2012.4.1)特意去了一趟那里。

大家有没有看到这篇日志讲的是2012.4.1的事,而发表的时候已经2012.5.6了 … 没错,在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很多次提笔又放下,最后也没写多少。写到笔记本上花了半多个月,整理到电脑上又花了半个月

撰写评论

精子写了这么多年博客,收到的优秀评论少之又少,在这个属于 SNS 的时代也并不缺少向作者反馈的渠道。因此如果你希望撰写评论,请发邮件至 jysperm@gmail.com 并注明文章标题,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

精子生于 1995 年,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ND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21-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