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 第一届烧火节 中体验了钻木取火,并制作了第一个 Vlog。
归档 2021 年 12 月

2021 年度小结

2021 年新冠疫情仍然没有结束,我们甚至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

和蛋黄在昆山住了三年之后,今年最大的变化是我们搬到了上海。相比于之前在北京的一年,因为收入更高了也有条件在上海租更好的房子,离公司和地铁站都非常近,面积也并 不比昆山的房子小太多

因为在走之前我有些舍不得我投入了这么多精力改造的家,直到搬走前三天我们才开始高强度地打包收拾。这次我们的物品达到了 惊人的 1000 千克、7.9 立方米,到了上海后又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收拾,买了沙发、桌子、电视、洗衣机、新的净水器,再次自己安装了窗帘杆,为了将洗碗机和洗衣机放到理想的位置做了不少改造,对于选择哪个房间做卧室(同时也决定了我们的桌子如何摆放)也纠结了很久。在又投入了这么多精力之后,我发现我也不会去想到昆山了,毕竟当下才是自己最理想的家。

2021/2021-shanghai-1.png

2021/2021-shanghai-2.png

上海的确有更多的地方可以逛、可以玩,但因为我周末总是下午才起床,所以我们不经常去比较远的地方。而是就像 2020 年一样,在夜里骑着电动车说走就走,走遍了家附近方圆七、八公里的区域。

2021/2021-shanghai-3.png

新的环境也确实对我的情绪有一些改善。想到和蛋黄刚在一起的时候就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并不需要做出什么改变就可以很开心,而不一定要按照社会的期待去改变自己」,我得承认在一些事情上我没有做到,有时候会因为觉得大家都可以这样做而去要求蛋黄。但她却一直是这样做的,会包容我所有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从未要求我改变什么。

在工作方面最大的变化则是 LeanCloud 被心动收购,团队整体加入了 TapTap,办公地点也搬到了上海。公司被收购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体验,整个过程充满了不确定性,自己和同事们也都在考虑各自后续的变化 —— 其实说起来那两个月都没什么心思工作。最后尘埃落定,加入一个新的公司时,你既是老员工,也是新员工,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审视自己与公司的关系。

我一直对于大公司非常抵触,我也绝对不会加入像阿里巴巴、拼多多、华为这样的公司。当公司规模大到老板无法知道每一个人在做什么的时候,就会开始引入组织架构。这种变化一方面带来了效率的降低 —— 部门间的利益和公司的利益不一定是一致的,需要大量的管理来「对齐」;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一种系统性的压迫 —— 公司与员工的力量是如此地悬殊,制定和执行规则的人也与员工离得更远,他们会充分利用合同和协议将风险全部转移到员工身上,在这里要感谢我之前的两家公司从未让我有过这样的感觉。

心动的 CEO 黄一孟 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也曾分享过心动使用 Slack 和 Confluence 实现内部透明,TapTap 的「离职致意金」和无限假期等政策,尤其后两者以我的理解是在倒逼中层管理人员来提高管理水平,及时辞退不合适的员工。且不论结果如何,对于这种解决「大公司问题」的尝试我是认可的,也是心动不同于同等规模公司的地方。

今年下半年受邀参与了几个智能合约项目的代码审计,虽然实际完成的工作很少,但也算是补习了近几年智能合约和 DeFi 的发展。可以看到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去质疑 Bitcoin 或者 Ethereum 的意义了,而是将焦点放在了 DeFi 和 NFT 上,这说明了整个密码货币产业还在不断在向前发展,我几年前曾写过 一篇文章 说比特币是一场实验,那么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可以说这场实验已经成功了。

2021/2021-cryptocurrency.png

图为我持有的所有密码货币在 2021 年的波动

继软路由和 NAS 之后,今年投入了一些时间搭建 基于 Home Assistant 的智能家居,花的精力不算太多,主要是将部分受支持的米家设备接入了操作体验更好的 HomeKit。

今年 和蛋黄一起玩了双人成行、底特律:成为人类 和 DYSMANTLE,不同于之前引导蛋黄玩游戏的尝试,这三部作品都是素质过硬且适合双人游玩的游戏,我们也都通关了这三部作品。

1

精子生于 1995 年,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ND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22-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