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 SegmentFault 上录制一些 视频课程,欢迎购买收看,这是支持我创作更多技术内容的好机会哦。
基于业界最成熟的加密和版本控制工具 —— GPG 和 Git 的密码管理器:Elecpass
标签 #小璐

回复:死心

凭什么死心呢,

什么叫死心呢,

凭什么叫死心呢。

是我换了恋人一个又一个就死心了么,

还是我说不等你就死心了呢。

或者是否我订婚结婚就是死心了。

曾经说好一直努力到我最想要的样子。

还没到期许的未来就已经失去了坚持的理由么。

没关系,起码我已经变成了更好的样子。

你就是觉得那么多人追你和你没关系,我追你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一毛钱关系。
所以你也不去拒绝掉你不喜欢的人,比如我,总是给他们留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这点是我不能接受的,如果你的心上人这么跟你说呢?然后留着你和其他一堆追求者没有任何表示?所以我说你也要为你的追求者负责——拒绝掉你不喜欢的人。
这又不是说说而已,你确实也是这么做的,运动会当着我没完没了的勾搭毛豆,和我出去吃饭有男生送你花,还有那个三天两头半夜给你送饭的,然后再时不时跟我说你忘不掉小天,再不说你和你那男朋友一直都没分开。
你说我和他们不一样,但是我不确定,你做什么都不考虑我怎么想么。
是我喜欢上你了没错,但我就需要这么被动么。

有人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你觉得太艰难一定是挑错了人。
我也相信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如果你不要我我也不想天天去烦你,如果你喜欢我请让我看到希望,让我看到我怎样地「与他们不同」。
我一直不确定你对我到底如何,今天既然你说明白了,那我也只能放下了。

最后我还要重复一下我不怪你,你也没有恶意,我做的也不一定妥当,只是随便发发牢骚。(为了在评论里占个前排,写的比较仓促).

= = 你这仓促么。我勾搭毛豆怎么了那是我朋友。说别人无所谓了,但是毛豆不要说好么。不是一开始都要说不要追我的么,我怕你难过还要怪我么,更何况我也不知道未来如何。

当然仓促,第一行有错别字。我知道你和毛豆没什么,但是你不考虑我怎么想么,要我不在乎你勾搭别的男生么。你是时不时地让我不要再追你了,但我会信么,我以为那只是你的矜持。再比如你这篇日志,既然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放弃了对你我不都很好么,你何必写这么一篇看似在「挽留」我的日志呢。

天啊,不可理喻,只不过和你的交谈让我想起了从前,

丢掉还是留下

电脑本来已经关掉了,但我还是又把它打开,想写点东西。

想起来挺对不住老大的,八月初发生的那件事(<亿万人民的心声——小璐是好人之二>, <好忧伤>), 虽然我之后尽量补上了落下的时间,但多少也间接地影响了工作。

而周日下午刚和老大讨论完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当天晚上就又有了新的忧伤故事。

打开 IDE, 把工程和环境搭好,下一步应该是设计路由和数据库,但就突然感觉没有心情来去完成一个需要占用大块时间的任务。

再打开游戏,也一样,坑了两局队友之后也不想玩了。

其实最近两个月差不多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通常我会选择去知乎,QQ 空间,各种论坛闲逛,把大块的时间当成零碎的时间消磨掉。

而今天我突然想起来,半年前我就吵着要收拾的房间,是不是不要再拖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收拾房间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是让你有点事情做;二是让你有点时间胡思乱想,想想忧伤的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办;等你想好或者没想好的时候,房间也就收拾好了,至少有个看起来舒心的环境。

虽然和学校那一天擦八次的窗台没法比,但我觉得我的房间还不算太脏,只是太乱了而已,以及灰尘略厚。

灰嘛,擦就是了,反正我这房间也没多大,没有遍地的头发我已经很感激了。

收拾房间对我最大的挑战是「丢掉还是留下」,最好决定的当然是垃圾,拣出来丢掉就是了,但其他的很多东西,不太容易抉择。

今天我决定丢掉我买了整整五年的<读者>, 和最近两年间歇性购买的<青年文摘>, <意林>等文摘。

初中的时候上课无聊的时间多,每一本都翻过很多遍,但最近两年越来越忙,甚至有时不能保证看完<读者>中的每一篇文章(只挑感兴趣的看), 大概我以后不会再去翻这些文摘了。

但总觉得丢掉太可惜了,留下又太占空间,暑假的时候,我在我家楼下的工地附近摆摊卖过这些文摘,一共也没卖出去几本,也许大家都很忙。

我还丢掉了除了理科的教科书以外的,所有学校方面的书。

当然这并非是什么「和高考划清界限」,只是它们占的空间太大了点,至于卷子什么的,吃饭的时候用来垫桌子不错。

然后是零零散散的「纸片」,其实那是整整齐齐的 A4 纸,从初三开始我喜欢直接用 A4 纸来写东西,日志,设计稿,代码。

原因只是 A4 纸是一页一页的,如果写的时候需要同时参考其他几页的话,要比笔记本方便得多。

这样的习惯让我在白纸上可以不用任何工具作出漂亮的排版,虽然我写的字依旧很难看。

最后整理下来,竟有 5 厘米之厚,听起来不是很多,但拿在手里是有相当的成就感的。

这还不算我之前写在演算本,和之后写在笔记本上的东西。

然后是书,小时候挺多同学和长辈说我房间的书多,我觉得一点都不多,大概他们家里只有教材和练习册么。

小时候那些书估计以后也不会再翻了,但还是想留在那,比如几本对我影响比较大的。

百科全书,十万个为什么,<跨一步就成功>, <骆驼祥子>和<鲁宾逊漂流记>等几篇名著,<新概念作文获奖作品集>, 多啦 A 梦的漫画集等等。

然后还有就是最近两年买的书,编程方面的买了差不多快三十本,非编程的则只有六本<疯狂的程序员>, <盗梦空间>, <时间简史>和<果壳中的宇宙>等。

加上从图书馆借来看的,这几年看下来的书一二百本肯定是有了,而且还是顶着老师们的各种压力。

所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以绝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还轮不到拼天赋的程度。

最后是零碎的小物件,我艰难地选择哪些要留下来做纪念,哪些要和卷子放在一起留着垫桌子。

按时间序,比如小学时的照片,比如初一在雨田时那本被翻烂了的英语笔记。

比如在雨田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期末考试的卷子(班里第8).

比如 5 年以前初学编程时写下的一点现在看起来十分幼稚的理解。

比如初中班主任向我妈咪「控诉」我根本不把发下来的作业卷子往家带的字条 …

比如中考前一两个月我抄来背的英语单词表。

比如中考的准考证和时间安排,和之后的录取通知书。

比如高一时写来挑衅班主任的那两篇文章,那时候小璐还坐在我前座。

比如写了一半但没有送出去的表白信。

比如仅有的那两张电影票。

然后我还想收拾收拾电脑(里的数据), 但这似乎比收拾房间更为艰难,还是改天再说吧。

房间收拾完了,该丢掉的丢掉了,该留下的留下了,但是我还没有想通,心情也没有好多少。

这篇日志除了忧伤之外透着满满的优越感,我仍愿意相信这只是阶段性失败。

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前,有人和我说,有些话说出来就收不回去了,也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但很高兴现在并没有改变什么,至少我没有,继续每天扯各种话题,继续猜你的日志和说说是什么意思。

今天听你又说了一遍,你不想谈恋爱了,我很是意外啊。

本来我表白失败正好一个月,我是打算写些东西的,但这个样子,这个时间点,会不会显得乘人之危或是幸灾乐祸呢。

再想了想,不管了,我自以为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唯一会认认真真读完一个人的日志和心情,想尽一切办法去了解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喜欢的人,另一个是你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这句话是半个月前看到,很是贴切啊,当然,我需要了解的绝对不止两个人,谁知道你有多少个男朋友。

今天花了将近几个小时翻了一遍你的空间留言板,倒也有趣,见证了几个人的成长轨迹,也从一些琐碎的细节中解开了我们之前闲聊中的一点小关联。

要说最失败的环节,绝对是我没有挑一个好队友,她大概只给我提供了两条线索,他不在沈阳,你们是因为骑行认识的。

但我还是在当天就找到了他,当然我和他没有过直接的沟通,我只是在看他的空间以及其他各处留下的信息。

总之我觉得他很是不靠谱,如果那是一个我觉得靠谱的人,我也就自觉退散了。

本来我是不用留言板这种东西的,甚至在认识你之前,我也是不用 QQ 空间的。

但是如果我要写留言的话,我一定会让每一条留言,连起来能组成一篇文章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我请各路前辈给我传授点经验,但他们说得更多的是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通用的办法。

于是我说我只是参考参考嘛,他们才肯讲他们的故事。

结果到头来,他们的主意我一个都没照做;我做的又全是他们不看好的事情,比如写上几千字的日志,问一些不合时宜的问题,说一些不合时宜的实话。

前辈们说,不要一天天就知道上 QQ, 多出来玩一玩,吃吃饭,才靠谱。

和你一起出去总是有种 Hold 不住场面的感觉,尤其你和班长一聊起来,我就更 Hold 不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每次不是前一天睡不着觉就是饿过头。

尤其 8 月 8 日去图书馆那次,你也不说话,太尴尬了。

昨天去班长的聚会,玩得还算开心,除了我瞧着你和他聊了一个钟头。

前两天我发说说「情势不明朗唉」,然后你又拐弯抹角地叫我去看电影,还让我不要瞎想。

在写那封表白信的时候,我已经瞎想了好多了,然后居然就给我那么大的打击,我现在倒是真不敢再瞎想什么了。

唉~猜不到你是怎么想的,求再多一点暗示。

现在我的朋友们几乎都知道有一个妹纸叫小璐,我越来越频繁地忍不住在 QQ 群里讲你的事情。

一开始我觉得这样可能影响到其他人了,于是单独建了一个「如何勾搭小璐」的 QQ 群,这事我做得欠考虑一点,最后还是把你惹生气了。

后来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借着「心情不好」的理由,分几次从 QQ 群从清理出去了很多人,决定以后把这个 QQ 群维持在一个互相熟识的一个「小圈子」的状态,以便我继续在里面放心地讲小璐的故事。

你说你不喜欢被人讨论的感觉,但实际上我每天都要忍不住说很多,在你不在的时候,大概有些是希望你看到的,还有些不希望你看到。

有人说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就是说我们还有一年才毕业,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我有什么目的一样。

我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一直看感情比较淡,又不太喜欢一些流于形式上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叫「恋爱」。

Abreto 在论坛发帖「诸位,你们懂爱吗」,我说,所以我很少说「爱」这个字。

Xttyctl(跳跳羊) 在我的日志下评论「勾搭到了妹子你打算继续和她一辈子吗?」。

我说「主观上来讲,当然」,你还特地截图收藏了这条评论。

我也知道高中的恋爱有多么不靠谱,也许只是需要一个聊天的对象,就连你也说「客观真理,反正十几岁的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但终归我还是希望长久的,而且我和很多人相比,也拥有这个条件——我毕业后不会在沈阳待着,而且我今后的工作可能也不需要固定的办公地点。

有人问我如果你和他分开了,我会高兴么。

我说这个难说啊,你们分开了说明我有机会,更多的机会。

但是我又不希望你是那样草率的人,希望你的每个决定都是慎重的。

从 5 月份开始,我们在 QQ 上的聊天就没有一天中断过,除了你没有带手机的那一个星期,你没有发现么。

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像翻 CPPPP6E 那样反复翻我们之前的聊天记录,看看会不会发现点什么新的东西。

翻完聊天记录翻空间,贴吧,微博,然后再翻你的男朋友们的空间 …

写在后

这篇日志是我这一个月来在小璐空间的留言板的留言整理而成,为什么要去小璐空间留言呢,一方面是为了答谢小璐祝我一臂之力超越 whtsky, 一方面是我要把某个留言毫无创意的人比下去。

今天汇编成日志,主要是改改人称,改改有关时间的描述,其余主体改动不大。

一开始本来打算每天一段的,但是因为最近事情多嘛,而且这玩意写起来需要静下心来顺便再来一点灵感,最后再考虑字数(以上全是借口), 还是没达到每天一段,不过即使这样也写了好长了。

现在看来,写得还是挺零散的,尤其最后几段,也就是最近几天,情势很是不明朗唉,还有些想写的话还是决定先不写了。

现面向粉丝和朋友圈提供小额人民币(一万以下)与 BTC/ETH/LTC 互兑服务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