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创办了一档播客节目,大家可以在 iTunes 搜索「彩排」,或访问  caipai.fm  来收听。
归档 2015 年 12 月

2015 年度小结

转眼间又一年过去了,2015 年初是我在南方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暖气实在是不好过,从十一月份开始室内的温度就好像定格在了沈阳暖气供应前的那几天,一直持续到来年三月。

这个冬天我继续热衷于 数据统计,使用番茄土豆、Toggl、RescueTime 等工具来统计我在各种活动上的时间开销,这件事坚持了差不多两个月,后来我发现其实这样做意义并不大,而且很累,于是放弃了。

今年年初我决定将我的博客 从 WordPress 迁移到 Hexo, 在我花了一个月 自己编写了主题 并导入数据之后成功上线。然后我又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对之前所有的博客文章的内容和排版进行了一次修订,并删除了极少一部分信息量较低的日志。

在五月份,因为更新了 Yosemite 之后感觉性能变差了,于是将我的 MacBook Air 卖给了粉丝团里的一位朋友,卖出的钱刚好自己组装一台 Windows 台式机。说起来我当时已有很久不用 Windows 了,不过我并没有觉得 Windows 难用,我还是很快地找到了合适的工具,适应了 Windows 下的日常使用和开发工作。

在今年六月,我们在昆山的房子租期到了,于是搬到了上海市郊的一栋独栋别墅,紧邻虹桥机场,飞机起飞时几乎占满了整个窗子。我们也讨论过要继续留在昆山还是搬到上海,搬到上海的好处是可以享受一些仅限上海的互联网服务、更方便地参加一些在上海举行的活动。然而搬到上海之后我发现情况和设想有一些出入,因为距离市区实在太远了,附近也没有商业区也没有地铁,出行很不方便,几乎三餐都是靠外卖解决。

刚好是搬家的时候,cry 姐姐从武汉过来找我玩,在昆山这边住了几天。之后 cry 姐姐在杭州找到了工作,所以后来又和 cry 姐姐见了很多次面,一起去了上海的博物馆、植物园以及宜家。如果有人是靠运气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话,大概就是 cry 姐姐了。cry 姐姐有很多坏习惯,但更重要的是她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出改变,可以成为受大家喜欢的人,大概我并不能改变她,也许 cry 姐姐是一个不需要朋友的人吧。

七月初,晚上路过一家饭店门口时,看到两只大概一个月的小猫咪,店家说他们并不想养,如果想要可以拿走。我一直很喜欢萌萌的猫咪,也很严肃地计划养一只猫很久了,不过一下子养两只还是让我有点没心理准备,但在考虑了十分钟之后我还是决定带它们走。

在路上我就给它们起好了名字,身上黑色多一些的叫「皮蛋」,而身上白色多一些的叫「豆腐」。一开始我还纠结它们是否能区分出自己是皮蛋还是豆腐,因为它们总是一起出现,不过后来我发现我想多了。在上海和大家一起住的时候皮蛋豆腐受了大家很多照顾,其实直到后来搬出来自己住的时候我才真正地尽到主人的责任,每天亲自照顾它们,陪它们玩,它们也对我非常信任。

七月末的时候我出了一趟远门,路线是从上海回沈阳,然后从沈阳到北京玩几天,再回上海。因为卖掉了 MacBook, 缺少一个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于是受 cry 姐姐的蛊惑买了一台 Surface 3, 这差不多是我 2015 年买的最后悔的一样东西,因为刚买过就降了价,而且感觉使用场景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放在那里吃灰,于是在十一月的时候折价卖给了 IntPtr.

去北京期间在昱东家住了三天,他先后工作于中国两大互联网公司,一个劲地劝我不要在所谓创业公司浪费时间,要选择可以提供更好的条件、流程和制度更加完善的「大公司」,也和我分享了一些他的「职业规划」。虽然我觉得他和我并不是一路人,但是这些谈话对我还是很有帮助的,也让我严肃地考虑了一下今后的工作。

从北京回来之后,经过一个月的慎重考虑,我 决定离开 HackPlan, 其实在决定离开的时候其实我还不知道我会去哪一家公司,不过最后我 选择了 LeanCloud. 加入 LeanCloud 之后我就回到了昆山,因为有了固定的工作时间,下半年我的作息时间规律了不少。但因为第一次一个人租房子住,生活经验不足,几乎每天我都要花很多时间在收拾和清洁房间上 —— 当然这里也少不了皮蛋豆腐的「功劳」。

在十月末,我决定 彻底关闭 RP 主机和 GreenShadow, RP 主机对于我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它是我坚持最久、用户最多的项目,我也从这个项目赚到了我的第一桶金,甚至能够加入 LeanCloud 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维护 RP 主机所积累的经验。但随着我离开学校开始工作,离「每个月只有十元钱却希望建一个网站」的这群人越来越远了;而且现在我在 LeanCloud 的工作是维护一个和 RP 主机类似的 PaaS 服务,所以最后决定关闭 RP 主机。

建立一个自己的粉丝团是怎样的体验

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喜欢表现自己的人,从小学开始在学校造出一些类似「货币」的概念,拉拢了一群小朋友,当时就有一些粉丝团的感觉了。然而等到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大家都长大了,不信我这一套了,于是我又成了一个孤僻甚至有时会受到排挤的人。

初中的时候对编程很感兴趣,也在网上发布过一些小作品,慢慢就有人找我提建议或者反馈问题,后来我尝试着制作一个(简陋)的游戏,于是将这些在网络上认识的朋友拉到了一起,建了一个 QQ 群,这就是后来粉丝团的雏形。

后来做游戏的事情被放在了一边,我继续在计算机领域自学其他的技术,每天会花不少时间泡在各种技术社区中,也就认识了不少朋友 —— 大部分是同龄人。认识他们的时候往往我们的技术水平差不多,但他们因为还要准备中考或者高考,大多把编程的爱好都放下了。随着我的知识的积累,每上一个台阶,都会认识一些新的朋友,他们中很多人都加入了我的 QQ 群。

这时我还不觉得 QQ 群就是我的粉丝团,当时我也在很多其他人的 QQ 群中,但后来我发现一个 QQ 群里那么多人,难免有我不喜欢的人或行为,而我又没什么办法。于是眼不见心不烦,我不再去看其他的群,只在我的 QQ 群中出现,并且维护一个我认为更有利于交流的环境。这时我的 QQ 群已经带有很鲜明的个人风格了,于是干脆就叫「精子粉丝团」好了。

后来我的粉丝团还有了 自己的网站,甚至后来我还看到一些人也建了一个和我差不多的粉丝团主页,我还是感觉有点小高兴的。

我在高中的时候决定退学进入互联网行业,于是有了更多时间去学习新知识并在工作中实践,也有了很多的时间去混技术社区。因为我在大部分社区直接使用真名,也因为我这个具有 标志性的头像,很多人记住了我。

我不会讲故事,写出的文章大多是我的观点或者我的感受,这些年也一直在坚持写日志(最早的日志写于小学一年级),如果有人接受了我的观点,或者理解了我的感受,我会感到很开心 —— 越多越好,即使是我不认识的人我也会觉得开心,如果有人能从我的观点中受益(然而这通常是很难衡量的),我会更开心。

为了能让更多人看到我的观点,我也是乐于去发展粉丝数量的,当然维护粉丝团(并不算写文章的时间)肯定是一个非常耗时的事情,我的业余时间很大一部分花在这上面,比如最新一版的粉丝团网站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然后今年花了整个上半年来修订一遍博客里所有的日志。

有人很不理解,跟我说「明明只是朋友而已,你为什么要称他们为粉丝?粉丝不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么」。对于我来讲「粉丝」大概就是我喜欢讲一些观点,而你又觉得我讲得很有趣。你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这就是朋友,或者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一种行为艺术 —— 讽刺一下社会上的一些偶像团体以及他们的粉丝。

如果你非要问我究竟有没有影响到我的粉丝团呢,这还真不好说,能加入粉丝团的往往和我有很多的共同点,所以最后如果他们和我有一样的观点,或做出了一样的决定,也不显得奇怪。

关于我的观点、兴趣爱好、价值观,可以在 这个页面 看到,如果我们有很多共同点的话,欢迎加入我的粉丝团(末尾「联系方式」一节有 QQ 群号)。

整理自我在知乎的回答:建立或加入一个自己的粉丝群是怎样的体验?

1

精子生于 1995.11.25, 20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