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 SegmentFault 上录制一些 视频课程,欢迎购买收看,这是支持我创作更多技术内容的好机会哦。
基于业界最成熟的加密和版本控制工具 —— GPG 和 Git 的密码管理器:Elecpass
归档 2016 年 9 月

我录了一档叫「彩排」的播客

一个人住有一年时间了,也养成了听播客的习惯,我最喜欢的是 IPN 一档叫「太医来了」的播客,同时我也听过「内核恐慌」和「 Teahour 」这样的技术类播客,听久了也有自己录一档播客的冲动。

终于经过了很多的准备工作之后,我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了,播客的名字叫「彩排」,你可以在 iTunes 直接搜索,也可以访问 caipai.fm 在线收听和下载。如果有任何的建议意见,可以发邮件到 feedback@caipai.fm

前三期的主题分别是「自由软件和许可证」、「番茄工作法」、「密码和互联网安全」,我本不想把它限制为一个技术类播客,但我所了解并且可以分享给大家的恐怕大部分都是技术方面的话题了。接下来的选题可能会包括: Email 、 JavaScript 、比特币、养猫等。

因为我本来不善言辞,也没有音频录制和剪辑的经验,最后效果其实不是很理想,还不能与开头提到的几档播客相提并论。但在这前三期的制作中,我的水平也在一点点提高,期待将来能越做越好吧。此外我感觉一个人讲会让听众有一种「压力」,可能还是两个人以对话的方式录效果会更好,如果你希望参与进来也欢迎和我联系。

我看「刷月饼」事件

前因后果见 知乎:阿里月饼事件;关于本文的讨论见 V2EX: 关于刷月饼事件我来唱点反调

可能发得有点晚了,是因为我不是有感于事件本身,而是看了大家的讨论一边倒地黑阿里,以至于有一些逻辑显得不是那么合理,所以我想 仅就几个细节问题 谈一谈我的想法。

这是不是一个价值观问题

我觉得这是一个价值观问题,就好像就是有人觉得「刷月饼」不妥甚至很严重,也有人认为没什么大不了。所谓价值观就是指你如何看待一件事情的对错、如何进行选择,很难说谁对谁错,但这两种人的价值观的确是不同的。公司因为价值观不同开除一个员工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对双方都有好处,如果被开除的人不觉得是自己的错,那么也很难说是对他的伤害。

下单但没有购买算不算得到了「利益」

既然下单是需要抢的,说明这个订单很可能对应着一份库存,你下单成功了意味着你得到了这样一份权利 —— 你可以在未来的一个小时里决定要不要买这个月饼,你甚至可以等有人出了一个合适的价格之后转卖这个月饼,可以说这种购买的权利就是「抢月饼」的核心利益,所以订单最后是否成交不影响刷月饼获利的这个事实。

信息安全相关职位刷月饼是否可以减轻责任

的确可能这个职位的工作之一就是去发现漏洞,但这也是在有工作安排的情况下,而且发现漏洞(活动规则设计不合理可以认为是广义的漏洞)后也不应该去利用它为自己谋利(是否算谋利已在前一小节讨论)。所谓 Geek 精神不应该被当作一个挡箭牌,在一个大的群体里还是要去遵守普适的规则,刷月饼就好像钻公司规章中的空子。打一个比方的话就好像办公室桌上有十几块月饼给大家吃,并没有限制一个人可以拿几块,但你一个人就拿了一大半,这显然不妥。

抢月饼网站设计不合理开发者是否有责任

我觉得这本来就是一个内部的活动,要考虑一个投入产出的性价比,不可能做到和对外的服务一样稳定和周全,在公司内部大家是有一个基本的信任的。因为往往一个公司的同事之间有着共同的利益和相近的价值观,没必要将方方面面都限制死,相信如果为抢月饼设计一个事无巨细、毫无漏洞的规则也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

抢火车票和抢月饼是否是一回事

和前一点有点像,对外和对内是有分别的,从抢火车票这一点来说,你对其他买不到火车票的人是不负有任何的责任的,只要你不违反法律和协议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在公司内则不同,大家需要有基本信任,即使没有明文的规则写明,当然你也可以不遵守这种「潜规则」,后果大概就是因为价值观不符被开除了,只要补偿给到位,开除当然也是合法的。

写在后

说实话,当我说出这些想法之后我有点怀疑人生,有点怀疑当我的意见和别人不同的时候我是否应该说出来,因为有的时候说出来会招致一些攻击,也会被一些本来是朋友的人划为异类。每当我看到这种一边倒的舆论的时候,我总会有点警惕,因为一边倒意味着既然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即使过程有一些小差错也无所谓,当你指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会有人说你在洗地。没错,腾讯抄袭的时候我给腾讯洗、百度搞竞价排名的时候我给百度洗。

回到讨论本身,我简单补充几点:

  • 如果有公司真的会因为「价值观」而开除一名员工,我觉得是值得尊敬的,因为这家公司会在意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构建出一种凝聚力。当然,这在大公司是很难做到一碗水端平的,也很难说这是否是阿里开除几名员工的真正原因。
  • 很多人比较在意最后两点中的「双重标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对家人、对同事,和对陌生人我们是有不同的要求和期待的,在公司抢月饼要比在陌生人间抢火车票有更多的道德约束我觉得也是合理的。
1
现面向粉丝和朋友圈提供小额人民币(一万以下)与 BTC/ETH/LTC 互兑服务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