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又要搬家了,来  看一看有什么正在甩卖  吧。
归档 2015 年 9 月

离开 HackPlan

整整两年过去了,我和团队中其他人走到了一起,参与了数十个项目,时薪翻了两番,然而两年前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已经不在。

在 HackPlan 的工作让我学到了很多,软件开发并不是一个人的战斗,需要和同事一起分工合作来完成一个复杂的软件,相比于技术上的具体问题,协作则是更大的挑战。我们定期进行进行语音会议来保持沟通;使用 Trello 来管理任务进度;设计规范的 HTTP API 来隔离服务器与客户端的工作;添加自动化的测试来减少新代码引入的缺陷;引入 Code Review 来保证代码质量;通过自动化的方式规范部署流程等等。这些规则是随着团队的成长一点点建立起来的,我清楚地记得每一项规则出现的契机,以及执行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因为这其中很多规则都是我参与建立起来的。

加入 HackPlan 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到一个新的环境,因为我的年纪最小,在生活上得到了其他人非常多的帮助,使我逐步掌握了如何照顾好自己、如何与他人相处。和在学校时不同,在这里是一个大家互相信任的、平等相处的环境,我们都认为对方可以独立思考和决定、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专长,而不是以年龄或分数一概而论。

当然离开也是有原因的,我们一开始住在苏州的一个小别墅里,后来搬到上海,生活和工作都在一个房子里。因为很少出门,所以失去了很多认识新朋友的机会;因为独处的时间较少,博客日志的产量明显减少。于是我想体验一下「在大城市打拼的普通年轻人」的生活:租个房子一个人住,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区上班,出行和娱乐则安排在周末。

我们是一个纯技术团队,但只是将产品做好是不够的,我们的产品是面向终端用户的,必须让尽可能多的用户了解到我们的产品,我们不懂如何营销,甚至不知道如何寻找擅长营销的人才。在这个问题上孙亮并没有表现出在面对开发任务时的执行力,而是一拖再拖,以至于我觉得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显著改善。

我在沟通中发现团队中一些成员是认可现在「小作坊」式的公司的,因为这样的工作更加自由和灵活,为了能和互相信任、具有默契的伙伴一起工作,即使公司在商业上不成功、即使错失一些扩大公司规模的机会也是值得的。而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所以我选择了离开。

下一篇日志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在面试新公司时的故事。

1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