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新上线了一个名为  Stream  的服务,希望提供一个基于发布、订阅模型的消息服务,提供 HTTP API 并传输结构化的 JSON 数据。
标签 #价值观

我看「刷月饼」事件

前因后果见 知乎:阿里月饼事件;关于本文的讨论见 V2EX: 关于刷月饼事件我来唱点反调

可能发得有点晚了,是因为我不是有感于事件本身,而是看了大家的讨论一边倒地黑阿里,以至于有一些逻辑显得不是那么合理,所以我想 仅就几个细节问题 谈一谈我的想法。

这是不是一个价值观问题

我觉得这是一个价值观问题,就好像就是有人觉得「刷月饼」不妥甚至很严重,也有人认为没什么大不了。所谓价值观就是指你如何看待一件事情的对错、如何进行选择,很难说谁对谁错,但这两种人的价值观的确是不同的。公司因为价值观不同开除一个员工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对双方都有好处,如果被开除的人不觉得是自己的错,那么也很难说是对他的伤害。

下单但没有购买算不算得到了「利益」

既然下单是需要抢的,说明这个订单很可能对应着一份库存,你下单成功了意味着你得到了这样一份权利 —— 你可以在未来的一个小时里决定要不要买这个月饼,你甚至可以等有人出了一个合适的价格之后转卖这个月饼,可以说这种购买的权利就是「抢月饼」的核心利益,所以订单最后是否成交不影响刷月饼获利的这个事实。

信息安全相关职位刷月饼是否可以减轻责任

的确可能这个职位的工作之一就是去发现漏洞,但这也是在有工作安排的情况下,而且发现漏洞(活动规则设计不合理可以认为是广义的漏洞)后也不应该去利用它为自己谋利(是否算谋利已在前一小节讨论)。所谓 Geek 精神不应该被当作一个挡箭牌,在一个大的群体里还是要去遵守普适的规则,刷月饼就好像钻公司规章中的空子。打一个比方的话就好像办公室桌上有十几块月饼给大家吃,并没有限制一个人可以拿几块,但你一个人就拿了一大半,这显然不妥。

抢月饼网站设计不合理开发者是否有责任

我觉得这本来就是一个内部的活动,要考虑一个投入产出的性价比,不可能做到和对外的服务一样稳定和周全,在公司内部大家是有一个基本的信任的。因为往往一个公司的同事之间有着共同的利益和相近的价值观,没必要将方方面面都限制死,相信如果为抢月饼设计一个事无巨细、毫无漏洞的规则也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

抢火车票和抢月饼是否是一回事

和前一点有点像,对外和对内是有分别的,从抢火车票这一点来说,你对其他买不到火车票的人是不负有任何的责任的,只要你不违反法律和协议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在公司内则不同,大家需要有基本信任,即使没有明文的规则写明,当然你也可以不遵守这种「潜规则」,后果大概就是因为价值观不符被开除了,只要补偿给到位,开除当然也是合法的。

写在后

说实话,当我说出这些想法之后我有点怀疑人生,有点怀疑当我的意见和别人不同的时候我是否应该说出来,因为有的时候说出来会招致一些攻击,也会被一些本来是朋友的人划为异类。每当我看到这种一边倒的舆论的时候,我总会有点警惕,因为一边倒意味着既然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即使过程有一些小差错也无所谓,当你指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会有人说你在洗地。没错,腾讯抄袭的时候我给腾讯洗、百度搞竞价排名的时候我给百度洗。

回到讨论本身,我简单补充几点:

  • 如果有公司真的会因为「价值观」而开除一名员工,我觉得是值得尊敬的,因为这家公司会在意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构建出一种凝聚力。当然,这在大公司是很难做到一碗水端平的,也很难说这是否是阿里开除几名员工的真正原因。
  • 很多人比较在意最后两点中的「双重标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对家人、对同事,和对陌生人我们是有不同的要求和期待的,在公司抢月饼要比在陌生人间抢火车票有更多的道德约束我觉得也是合理的。

为什么我不相信中医

其实关于中医的日志已经在我的草稿箱里放了两年多了,没发出来是觉得把知乎和果壳上的观点重复一遍意义并不大,需要时间再沉淀一下,因此直到现在才发出。

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并不总是正确的(其实几乎全部是片面的),所以相比于知识,获得知识的方法有时更为重要。首先我对中医并没有一个深入的了解,因此我也没法说出中医的理论究竟有何谬误,所以我先介绍一下现代医学背后的方法。也希望大家着眼于我所描述的现象,而不是「中医」这个代号本身。

当今的现代医学指导思想之一就是「循证医学」,这是对「科学方法」的一种拓展。所谓科学方法是人类在最近几百年所总结出的最有效的探索世界的一系列方法,包括观察并总结规律、做出可以测量的预测、证实预测的结果,可以说现在你每天用到的大部分工具都是遵循科学方法被创造出来的。

临床医学是一门应用性很强的学科,最终的目标自然是治好人们的疾病,而循证医学要求医生所做出的诊断、用药都要有证据可循。医生必须通过大样本、可查证、可证伪的实验得到的数据去支持他们的诊断和用药。

从用户的角度,对比中药或中成药的说明书和所谓西药的说明书,几乎中药或中成药的「不良反应」和「禁忌」写的都是「尚不明确」,也不会写药里的哪种成分起什么作用。而西药会写得非常详细,甚至包括每一种成份从多少分钟之后开始生效、和其他药物会有什么互相作用、实验中被观察到的副作用等。

中药或中成药不写这些的原因其实就是没有数据,即使它真的有效果,也伴随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所以现代医学将中医称为「经验医学」或「替代医学」,意味着最好不要将这些手段作为首选的治疗方法。同时并不仅仅是中国有替代医学,世界各国都有各自的传统医学理论,任何一个理论拿过来看都是很荒谬的,同样在外国人看来中医理论也是同样是荒谬的。

替代医学当然也可以治病,但它和循证医学的区分就在于是否是科学,是否认可科学方法、是否认可诊断和用药需要数据来支撑。所谓因人而异的治疗实际上是在科技不发达时期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在现代如果继续坚持这样的理论就无法得到交叉的、大样本的研究,无法建立一个普适的标准。

例如你服用一个药之后病好了,如何证明是药起了作用,而不是因为病的自愈,或者生活习惯(医生通常会告诉你不要喝酒不要熬夜)的改变呢?循证医学会通过一种「双盲实验」的方式来确定药的效果,就是说同时给实验组和对照组的病人用药,前者用的是真正的药物,而后者是安慰剂,来对比药物的效果和副作用,为了排除安慰剂效应的影响,在整个实验的过程中病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实验组还是对照组,观察的医生也是不知道的。

最后简单做一个总结,我没有否认中医可以在某些情况下起到效果,但我希望说明的是这种有效性是没有经过科学方法的证实的、没有数据支撑的,你可以说我过于信仰科学方法了,没错,我的确如此。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两个月之前,我还不是很确定在高考前最后的三个月离开学校是否值得,很多人劝我说既然两年多都混过来了,何必要执着于最后几个月呢。但现在我觉得这两个月是非常值得的,如果你发现自己走偏了,在任何时候回头都不算晚。一直想写篇日志讲一讲这段时间以来的想法,今天有感于又一位小伙伴打算退学,于是把这篇日志写了出来。

两个月来我在想,为什么我能够轻松地得到理想的工作环境呢。小明常说一句话「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就是说,其实大家都没认真地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以至于只要有人能够用心地做一件事情,就很有可能会成功。这结论放到很多地方都适用,例如眼前,我的那些希望考个好大学的同学们,都认真复习了么?还有三天就高考了还通宵打 LOL 的不要跑,说的就是你们;而被称为学霸的同学(毕竟我当年也是学霸)不见得有多少天赋,也不见得无论昼夜都在读书,仅仅是尽了份内的那份认真而已。

这个道理就在一个「混」字,「混」是一种很不好的状态,不求上进,只求不被落下,目标模糊,大部分时间花在抱怨上,很少有事情能打起精神。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这样的状态,也有一些人更加严重一点,我不喜欢这样的人。翻了翻我过去的日志,就算在我最不顺心的一段时间,我依然有着积极的心态,我相信认真做事的人终会得到回报,我相信这个世界总是越变越好,我也会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测他人。因此就算我也无法预见一年后我会在哪里,我也相信到时候我会过得比现在更好。

很多人不曾体会到做自己热爱的工作的感觉,对于这些人,可能这辈子都理解不了选择不上大学,加入一个「一群不靠谱的九零后组成的前途未卜的创业团队」有什么意义。我现在一方面在做兼职(虽然我觉得我的拖延症不是番茄土豆能治得了的), 一方面在做一些自己的项目(虽然我对这些项目固执到很难接受和别人合作,以至于坑越挖越深). 我发现这样的生活竟然是可行的,其他人可能仅仅是因为不相信天下有这等好事而没有尝试。我相信做出改变的人总是值得鼓励的,阻止你的人不见得比你多多少见识,无非是道听途说,或者说被洗脑了十几年。

两个月来,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很多和我一样积极乐观的人,他们在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努力工作着。他们为他人带来方便,创造价值,同时也会得到应有的回报。也正是这些人在创造历史,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和这些人在一起工作和生活是非常有趣的,也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知识和想法,而这些想法是在其他的地方很难得到的。

写这篇日志呢,我就是希望在多年之后,哪怕我所谓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也不要忘记当年美好的梦想和希望,所以说我特别喜欢「哆啦A梦」的主题曲:

长大成人后就会忘掉这一切么?

到那时回忆起来看一看吧

别忘了曾经拥有过的梦想

就算长大以后也一定不会忘记

这永存心中的宝贵希望

在我的心中永远承载着这光辉的梦想

1235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