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 SegmentFault 上录制一些 视频课程,欢迎购买收看,这是支持我创作更多技术内容的好机会哦。
基于业界最成熟的加密和版本控制工具 —— GPG 和 Git 的密码管理器:Elecpass
标签 #生活记录

谈恋爱

在「20 岁的我在想些什么」那篇文章中我表达过一种矛盾的想法,既觉得生活比较稳定了,想找到另一半,否则感觉没什么其他的追求了;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去接受另外一个人进入自己的生活。之前也时不时被吐槽想我这样试图和女生讲道理、不会关照女生、不总是抢着买单、不懂女生的想法一定找不到女朋友,也被很多人说「将来你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要让我看看是怎样不同寻常的女子」。

所以她进入我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突然的事情。据她说在五月末的时候,一开始只是想看看「一个有粉丝团的人」是什么样的,于是加入了我的粉丝群,偶然看到我说我在自己剪头发,于是向我推销一个理发剪刀套装,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对话。之后我们联系得就比较频繁了,聊了一些比如城市规划、房价走势、密码货币、子女教育、消费主义、市场化、程序和结果正义、学术论文垄断、「生活的智慧」等「深刻」的话题。

她大概是看到我去年十月说的「求带逛大学校园」,于是便邀请我去南京逛一逛她的学校,于是在我协调了和其他行程的冲突、反复改期几次之后,终于在七月初和她在南京见了一次。到这时为止其实只是一次普通的「粉丝见面」,按照一般的套路就是见个面、吃个饭、随便走走而已,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认认真真地花了两个半天带我逛了一下南京林业大学和玄武湖。

喜欢上她的瞬间是刚见面没一会儿,不记得我们说着什么了,但我每说一句话她就「嗯」一下,即使两句话之间我并没有停顿。我就觉得这样挺不习惯的,就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我们非常同步地笑了起来 —— 很没有逻辑不是嘛,但的确如此。见面之后我们发现了更多的共同点,比如我们都喜欢「自私的基因」、刘慈欣的「三体」等作品、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幻夜」等等。当时她还是希望毕业后能够留在学校,我也「不经意」地提起我在北京的房子有两个房间,说起来我会在北京这种地方空一个房间出来,也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

在我回北京之后,她告诉我想来北京发展,而且很有可能会住在我这里。这之后到 7 月 11 日我在火车站看到她为止,我内心都十分忐忑,不确定她是否真的会过来,又怕问得太紧她不高兴。我一直觉得没逛过宜家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于是在她来北京的第一天就一起去了宜家,为之后的「室友」生活做些准备。

然而室友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几天。从在宜家开始她就总是在讲「我们」这个词、大部分时间都不关房间的门、提出把衣服混在一起洗,加之一个女孩子从那么远的地方搬过来住,我觉得她应该也对我有些意向吧。我不知道该不该表白心意,因为过去的一些经历,我还是对自己不太自信,想到既然已经是室友了,以后还有很多时间,也就不必那么着急。

虽然我们这可以算是一拍即合,但她还是要比我快了那么半拍,几天之后就问我「你觉得我怎么样呢」。我觉得除了价值观和兴趣的匹配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并不需要做出什么改变就可以很开心,而不一定要按照社会的期待去改变自己。我们都把这一点看得很重要,都是那种不希望遵循社会期待的男孩子或者女孩子,因此我们的相遇格外难得,我也觉得今后一定不会再遇到这么合适的女孩子了。

虽说「确定关系」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件,但又总觉得并没有带来什么变化,还需要更多共同的经历来推动两个人的关系。我想别人家的情侣是不是都要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呀,但前面又刚说过我们不一定要按照「社会期待」去做,所以要不要主动地去进行肢体接触也让我纠结了一下。不过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几天,实际上我们第一次牵手、拥抱、亲吻的场景都比较尴尬,加上我们也都是初次恋爱,于是那几天我们每天晚上凑在一起去知乎学习「你和你的恋人在脱单的第一天做了什么?」、「你的第一次亲吻是怎样的?」、「双方初夜,请问需要做足哪些准备?」之类的问题。在习惯了身体上的接触之后,后面也就显得水到渠成了。

我们甚至还没确定关系就以室友的身份住到了一起,于是我们需要面对一些更现实的问题 —— 很多人推崇校园中无忧无虑的、排除了几乎一切现实因素的爱情,但我不这么觉得,虽说这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两个人迟早都要面对生活在一起的各种问题,找到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的方式,所以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刚好我也有了将近两年的独立生活的经验,生活本来也是有些条理的,她来之前我还仔细地把房子整理打扫过,希望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至少不能比她之前在宿舍的条件差嘛。

首先是对于个人空间和个人时间的「侵占」,可能在一个月前我还无法想象我能够接受另外一个人非常深度地「侵入」我的生活。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在意个人空间的人,不曾住过集体宿舍,在出差或旅游时与他人同住一个房间也会感觉非常缺少安全感。但我对她并没有这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依然可以很放松,我也愿意减少花在其他活动上的时间,也许这是爱情的力量,但也可能是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打破自己的习惯。当然我并不是说情侣可以没有个人空间,我依然认为个人空间是非常重要的,两个人除了彼此还有其他的生活,才不会因为一些琐事患得患失。

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饭,之前我觉得多了一个人的话起码出门吃饭的选择更多 —— 不然一个人吃火锅显得多尴尬,也会更有动力在家尝试做一些食物。但她对食物意外地「讲究」,因为身体上的一些原因,很多食物不能多吃,例如 麸质 蛋白(小麦、燕麦)、糖类(淀粉、米饭、糖)、油(坚果、脂肪)、盐,导致可以选择的食物比较有限,虽然她并不介意看着我一个人吃。一开始我还会劝她多吃一点,不过当真的出现了生理上的反应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些「偏好」并不是(像一些人那样)说着玩玩的。不过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首先她的这些偏好完美地避开了所有不健康的食物,然后我之前吃的大多是高油高盐且并不怎么好吃的食物,反正也不好吃,我宁可吃点低油低盐并不太好吃的食物。

写到这里发现我们成为室友快要一个月了,以此留作纪念。

2016 年度小结

转眼间又一年过去了,说实话,我的 2016 年并不是非常有趣,这一整年我都是一个人住在昆山,显得有些单调,而且因为刚刚写了一篇「20 岁的我在想些什么」,所以可以写在年度小结中的内容实在是不多了。

因为皮蛋豆腐需要照顾,原打算春节就不回家了,但后来计划有变,我提前了一周休假回家,拜托同事帮忙照顾皮蛋豆腐。然后在家待了一周,除夕赶回苏州 —— 再帮忙照顾同事家的两只猫,这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过除夕,有了皮蛋豆腐现在并不能很随意的出游算是一个遗憾,虽然自动喂食机和滤水器还是能应付一到两天的。

今年年初皮蛋豆腐分别做了绝育手术,一切也还算顺利。很多人说猫绝育后会变胖,因为我喜欢身手矫健的猫咪,所以我对皮蛋豆腐的体重还是很在意的,于是一整年我都在用厨房秤精确地控制它们的猫粮,最后它们的体重稳定在了 3.5 千克,我还是很满意的。皮蛋豆腐长大成为成年猫咪之后比之前稳重了一些,但依然还是会撕开我的零食、在房间里跳来跳去,所以我还是不得不在一些时候把它们关到阳台上。

今年作息时间规律了一些,虽然依然是晚睡晚起,但相比之前两年还是规律了很多。晚上睡不着觉的问题依旧没什么改善,而第二天早上又要上班,这一度导致在上半年我的平均睡眠时间只有六个半小时;后来下半年因为意识到了视力的重要性,将睡觉时间提前了一些,睡不着就在听一档关于英语学习的播客,效果还不错;今年的最后两个月,我的房子附近开始有非常大的噪音 —— 每天天还没亮就会放半个小时礼炮,令我十分抓狂,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我可能不得不提前离开苏州了。

三月初和公司一起去了一趟越南芽庄,很久没有这样连续安排一周的行程了,虽然一直在海边,但我除了在水深不超过一米的岸边划了划船之外并没有下水。不过越南的海鲜还是挺好吃的,让我觉得以前不爱吃海鲜大概只是因为没吃到好吃或新鲜的缘故。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开中国到另外一个国家,让我感到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有一些地方是那么地相似,又有一些地方则截然不同。

今年我发现我在线上发展粉丝遇到了一些瓶颈,也很长时间没有结识新朋友了 ——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于是我尝试去线下活动做演讲来「刷脸」,今年一共在四次线下活动做了技术分享,都是在杭州:Connext、稀土 Meetup,以及 Node Patry 的两次活动。因为之前在公司内部做的几次技术分享,已经有了一些制作幻灯片的经验,但第一次面对台下几十个人的时候还是有点慌,第一次在 Connext 的技术分享效果并不是很好,一方面是我过于紧张,另一方面是选题也显得不是很恰当,但之后的几次活动效果都还不错,也认识了一些新的有趣的朋友。

今年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听播客上面,我在听 IPN 的「太医来了」、「选美」、「味之道」,也在听「内核恐慌」、「代码时间」、「Teahour」。听着听着总是有自己录一档的冲动,终于在经过了很多的准备工作之后,在八月初将这个想法付诸了行动,也就是后来的「彩排」播客。相比于写文章,录制博客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你后期修改的空间很小,一旦有错误要么重录要么只能将就,其实彩排的每期博客我都录了三遍以上,以便能剪辑出一个较好的版本;同时它对听众的要求也很高,听众必须拿出相对整块的时间来收听你的博客,而不能像看文章一样语言扫过,而且有听播客习惯的人也相对较少。

在去年年末买了摩卡壶之后,我才意识到咖啡是分成美式和意式的,后来也折腾了不同的咖啡豆,再后来双十二趁着打折还买了一个意式半自动咖啡机。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在游戏上面,包括年中发布的守望先锋,但更多的还是 Steam 上一些「盖房子」的独立游戏。

20 岁的我在想些什么

从年初开始我就希望今后每年写这样一篇文章,如果说「年度小结」和「年度小结(技术方面)」代表了我这一年做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这个系列的文章会聊一聊我这一年在想些什么。

每当我生病或者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才会去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和健康,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状态,改变一些不健康的习惯。虽说不如早点这样做,不过现在也不晚吧,也许大家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挥霍过来的吧。有一点可能是我之前没想过的,虽然公司不加班,但其实我做业余项目、写文章、准备演讲,和加班对身体的影响可能是差不多的。感觉自己赚那么多钱也没什么意义,也许应该放慢一点节奏,多出去走走,时不时请几天假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今年最令我担忧的是眼睛,虽然视力变化不明显,但总有一种感觉不如以前看得清楚了,眼睛也比以前更容易疲劳了。去医院也检查了两次,医生都说只是用眼过度,没什么大问题,要尽量减少看屏幕的时间。确实今年年末我也是这样做的 —— 碎片时间和晚上睡觉前不再看手机了,睡眠时间也增加了一个小时左右,但一想到将来的工作和娱乐都会非常依赖视力,还是感觉有一种非常大的压力。

收入高了之后也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虽然我并没有在追求这些,但钱的确给了我很多自由:可以周末毫无目的地跑到另外一个城市闲逛,可以买一些即使自己用不上的东西而不必精打细算,可以用最好的猫粮来把皮蛋豆腐喂得油亮油亮的。

但赚钱的过程本身又是在限制自由,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的钱够多了,没必要为了工作那么努力,想休息一下。也觉得可能写代码并不能给我带来像以前那么多的成就感了,刚学习编程的时候,可能只需要花很短的时间学习一些东西就可以比很多人都「厉害」,也可以得到很大的成就感;但现在虽然我很清楚自己去提高哪方面会有比较好的效果,但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和别人比起来进步一点点。也许是时候开拓一个新的领域,学习一些新的技能?但一旦停下来,又不好说今后能不能再重新捡起来。

有的时候一个人会有些空虚,所以一个人住的这一年我听了很多播客,路上在听、吃饭在听、洗澡在听、收拾房间的时候在听、睡不着的时候在听,后来也自己录了一档播客。一个人一旦闲下来就总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学学新技术、看看书、写写文章,没人打扰就会很长时间也不动一下身体,这就又回到了前面健康的话题。

想出去走走但想到没人陪,一个人就很无趣,结果除了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经营一下个人品牌之外感觉生活没有什么目标。但我真的准备好了接纳另外一个人么?其实我不确定,很多时候我还是希望能有一个私人的空间,就连皮蛋豆腐我还是有很多时候不希望它们靠近,把它们关在阳台,也从不允许它们进我的卧室。

现在想起来在番茄土豆的两年也许对我来说就好像是大学生活吧,和一群有趣的同龄人在一起,经历了很多的第一次,这一年我也时常想起那些经历。也许从职业规划的角度离开番茄土豆没有什么问题,当时也是觉得自己的生活状态需要调整,想换一个环境,但换来换去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许我明年还会去一个新的城市。

1235
现面向粉丝和朋友圈提供小额人民币(一万以下)与 BTC/ETH/LTC 互兑服务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