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 第一届烧火节 中体验了钻木取火,并制作了第一个 Vlog。
查看源代码

对于克隆人类,我的态度

如果有一天,技术上可行的话,你对克隆人类报什么态度?应该禁止?

现在克隆技术还只能克隆出克隆羊,克隆牛等动物,目前由于技术和道德和法律等因素,还没有真正的克隆人出现。

对于克隆人研究,当今国际社会的普遍态度是“禁”,但怎么个禁法,禁到什么程度,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根据联合国大会第56/93号决议,制定《禁止生殖性克隆人国际公约》和工作组会议分别于2002年2月和9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包括中国在内的约80个国家出席了上述会议。

中国代表团在此次会议中,态度鲜明地提出“四不政策”,即“在任何情况、任何场合、任何条件下,都不赞成、不允许、不支持、不接受生殖性克隆人的实验。”

我的观点,支持发展克隆技术,在技术成熟的条件下,支持在人类身上应用克隆技术(指克隆完整的人类, 并非器官).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普遍的道德准则也在变化。迟早有一天,人们会接受克隆人类。我认为,技术成熟的时候,就是人们接受的时候。

可以想象,在一百年前,人们对于器官移植、体外人工授精(试管婴儿),是什么态度。但今天,当技术成熟了,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很多人用道德伦理来做反对克隆人类的理由。

我觉得,克隆人类在产生道德问题的同时,也解决了一些道德伦理问题。

克隆人类最大的意义在于造福那些希望拥有一个孩子,但无法生育的夫妇,在目前大多是领养或者利用来自精子库中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这同样存在很大的道德阴影——毕竟是别人的孩子,但因为今天技术成熟了,我们也习以为常。

如果能够克隆人类,那么这些人可以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孩子。

很多人对克隆人类的认识还停留在科幻电影中。

克隆仅仅是两人拥有同样的基因,但因为经历、环境、饮食的差异,两个人可能在无论是性格还是相貌上,都完全不同。

克隆并不能复制记忆!克隆人也是从婴儿长大的!他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并不存在太多的道德问题——克隆人也是一个婴儿,也需要人来抚养,抚养他的人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为他的父母。

而且在进行克隆之前,势必要调查他是否有能力抚养一个婴儿(或者是否结婚)——就像人工授精一样。

至于歧视的问题,你是通过克隆,还是有性繁殖诞生的,并不是可以直接观测的,不像肤色、民族那么显然。估计也不会有人去问他人是否是克隆人(或者试管婴儿),因为这也毫无意义 …

另一方面是无性繁殖将导致人类的基因很难进化。这一点也不是很明显,首先并不是所有人都要选择克隆的,另一方面,人类发达的医学早已使人类脱离了自然选择。

还有观点说如果克隆人和被克隆人具有同样的基因,那么在分辨(犯罪)时会有麻烦(好像有类似的电影), 但别忘了,我们之前假设只有当一个人拥有抚养婴儿的能力的时候,才允许进行克隆,这样的话,两人的年龄、生活环境会有很大的差异,他们更可能除了基因,其他的都完全不同。

经历和环境对人的影响是非常巨大,我们见到双胞胎长得很像,主要是因为往往他们小时候的经历、环境、饮食基本相同。

撰写评论

精子写了这么多年博客,收到的优秀评论少之又少,在这个属于 SNS 的时代也并不缺少向作者反馈的渠道。因此如果你希望撰写评论,请发邮件至 jysperm@gmail.com 并注明文章标题,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

精子生于 1995 年,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ND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21-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