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最近在 第一届烧火节 中体验了钻木取火,并制作了第一个 Vlog。
查看源代码

重谈黑客(一)

因为比较长分了两部分,第一部分谈我自己的想法,以及黑客精神;第二部分谈我混过的(国内草根)黑客圈。

一年半之前,我写过这个话题,我的观点总体上没有改变,但这么久了总有些新的想法,我尽力表达地清楚一点。
先声明,这个话题很有争议,如果你持不同观点,且有信心说服我,请留言或直接找我;如果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则你大可以不和我一般见识;如果你只是想要个说法,那么我很明确地表示我害怕任何人攻击我的网站。

在很多外人看来,黑客是很神秘的一群人。也有很多人是因为崇拜所谓黑客技术而入门计算机、编程的。在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狂热分子。我一直无法理解他们的狂热。大概我从未经历过这个阶段,我入门编程是因为对自动化完美的追求。所谓自动化就是不希望去做一些重复的操作,而完美就是指这个自动化的过程的完美。

从Windows批处理,到VB6, 再到C++.
从HTML, 到ASP, CSS, JS, 再到.Net, PHP.
从Windows到Linux.

包括我造的很多的轮子,都是这样的过程,一步步把握更多的主动权,并且让过程更加完美。并非每次都能成功,但这是我所追求的。
而我不喜欢入侵、外挂、破解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些方面,我都没有主动权,被对手牵着走,永远做不到完美,永远心惊肉跳。更别说基本大部分都是违法的。

hacker这个词在最初是没有贬义的,但黑客这个小群体却是以其破坏性而首先进入大众眼球的。黑客精神的含义众说纷纭,但有几个最关键的核心要素:钻研、自由、分享。
专研是指对技术的钻研和探索,不达目的不罢休,对一个难题追求更多更巧妙的解法(所谓CSS hack就是指巧妙的CSS技巧).
自由是指追求钻研(学习)的过程的自由,黑客们认为只要有助于探索和创新,应当被允许合理使用各种信息和工具。

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好不是么?但我要指出黑客精神并非是正义的。每个人对自由的理解都不同,每个人都可以追求自己所谓的自由。但有一个最基本的底线,就是不能影响他人的自由,而法律在保障我们追求自由的权利。
黑客精神诞生的背景是计算机行业才刚刚发展,计算机大牛很少并大多熟识,出于探索目的的适当破坏是可以容忍甚至鼓励的。
而当时软件是硬件的附属品,没有多少人承认软件的版权。黑客们在呼吁源代码应当自由,至少应该自由地用于学习的目的。
但显然,他们失败了,在现在,全世界都承认并保护软件的版权。有一些黑客转而以合法的方式继续他们的事业,如GNU计划等。还有一些黑客仍在坚持,如海盗湾等。

在当下,黑客精神是一种对规则(法律)的破坏。虽然不可否认,这样的破坏有时会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如减少行业垄断,通过阅读更多受限资料来促进行业的发展等。
黑客更像是古时的侠客,以自己的道德标准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在规则之外,实现自己的追求。

以上说的是传统(早期)意义上的黑客,黑客精神是一种模糊的生活态度,并非正义也并非总是邪恶,算是一种叛逆的生活态度。

试问传统意义上的黑客有没有可能合法化呢?我认为不能。如果需要遵守现有法律,那么自由和分享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只会钻研,那不是黑客,是学霸。

参考:《黑客与画家》、维基百科:黑客

撰写评论

精子写了这么多年博客,收到的优秀评论少之又少,在这个属于 SNS 的时代也并不缺少向作者反馈的渠道。因此如果你希望撰写评论,请发邮件至 jysperm@gmail.com) 并注明文章标题,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

精子生于 1995 年,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ND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21-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