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新上线了一个名为  Stream  的服务,希望提供一个基于发布、订阅模型的消息服务,提供 HTTP API 并传输结构化的 JSON 数据。
查看源代码

宽容和公平

估计大家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在学校,某个同学做了些不太光彩的事情,比如偷拿别人东西,背后报复老师同学之类的,但又不知道是谁,班主任老师便会在同学面前威逼利诱,让犯错误的同学自己稍后私下找老师承认错误,然后承诺一定不会说出去。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这样的事情就没少过。前两天,我们班里又(之前有一次丢失若干手机的)出现了一次。班主任的汽车被不知谁划了一条道子。

班主任十分肯定是我们班某个同学故意为之,是在报复她。开始占用大量时间在自习时间和课上和我们讲这些事,还表示这件事如果不调查清楚她就没心思讲课。

一开始她说她已经猜到了是谁,希望这个人能够私下找她,她不会告诉大家,否则她一定让这个人没法在学校待下去。

一天以后,显然没人承认,她的态度软了下来,仍在占用大量时间讲这事,但明显没了起初的自信,看来她并不知道是谁,之前都是在诈。她让同学们每个人写张字条,“匿名”检举,提供线索和猜测,每个人必须写。

所谓匿名为何加引号?她的原话,我是语文老师啊,谁的笔迹不认得。

又过了一天,仍没人承认,班主任说第二天早上一定会去找学校方面查看监控录像,希望那个人能够抓住最后的机会。

第二天,然后,然后没了,没有人再提起过这件事。

以上是我尽可能客观(虽然仍有倾向性)地描述事情的经过。

让我很不爽的一点就是,凭我和班主任老师这关系,我绝对是重点怀疑对象。不过我自以为我还不是头号怀疑对象,我有自己的推测,不过显然我不会说。

以前的若干次类似事件,从来没有过,我离嫌疑人这么近。我开始思考,老师所谓的保护犯错误的同学的行为,真的公平么。

我也不知道最后有没有找到那个人,但无论如何,老师占用怎么多时间去讲之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推测,都有自己的怀疑对象。这样对像我这样的重点怀疑对象公平么?永远没有揭开真相的机会。

如果说这种保护行为只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解决方案,那么老师让每个人写字条呢。如果说之前的保护行为只是对少数人不公平,那么写字条会把整个班级都带入一种互相怀疑的诡异气氛中。

我不相信每个人都是坦荡的,每个人都觉得有人在怀疑自己,不然就不会在事件过去之后只字不提,也不会换位思考,给犯错误的人一次匿名的机会。

我觉得除非自己真的被很多人怀疑(不,我说我很坦荡你信么,我只是深夜无聊胡思乱想而已),不会去深入思考这种司空见惯的事情。我在以前的类似事件也是如此,我记得一年前,班里丢手机的那次,我给老师的字条大意是丢失的几个手机也许不是一个人所为,甚至他们也许没有恶意,也许只是拿了别人的手机玩忘了还,结果事情闹大了又不敢还。

而这次我的字条的大意是前几段的委婉浓缩版。

很多时候,人们喜欢宽容少数弱势者,但结果没想到却是间接影响到了多数人的利益,比如城管赶小贩,比如举报高考作弊者。在这件事中,宽容了犯错者,却让其他所有人陷入猜疑,同时也让其他人对犯错有一种侥幸感──自己也可以不必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标准解法,毕竟学生是未成年人,需要改过的机会。我只是希望再有类似的事件,如果希望宽容犯错者的话,那么点到为止,少说报警啊,让你不得好死一类的于事无补的狠话。或者应当在调查结束后告诉大家真相。不要让大家陷入猜疑之中。

题外:我也没打算给班主任看,之前的很多事情证明了她听不进去任何意见,她会首先质问你居心何在。

撰写评论

精子写了这么多年博客,收到的优秀评论少之又少,在这个属于 SNS 的时代也并不缺少向作者反馈的渠道。因此如果你希望撰写评论,请发邮件至 jysperm@gmail.com 并注明文章标题,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

评论

唐先生 :这种老师也太损了,完全没师德。如果是我,早就逼宫换班主任了。高中时我就这样组织全班把一个班主任赶下台了。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