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nCloud 又在  招募新的小伙伴  了,来和精子一起工作吧。
查看源代码

谈恋爱

在「20 岁的我在想些什么」那篇文章中我表达过一种矛盾的想法,既觉得生活比较稳定了,想找到另一半,否则感觉没什么其他的追求了;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去接受另外一个人进入自己的生活。之前也时不时被吐槽想我这样试图和女生讲道理、不会关照女生、不总是抢着买单、不懂女生的想法一定找不到女朋友,也被很多人说「将来你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要让我看看是怎样不同寻常的女子」。

所以她进入我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突然的事情。据她说在五月末的时候,一开始只是想看看「一个有粉丝团的人」是什么样的,于是加入了我的粉丝群,偶然看到我说我在自己剪头发,于是向我推销一个理发剪刀套装,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对话。之后我们联系得就比较频繁了,聊了一些比如城市规划、房价走势、密码货币、子女教育、消费主义、市场化、程序和结果正义、学术论文垄断、「生活的智慧」等「深刻」的话题。

她大概是看到我去年十月说的「求带逛大学校园」,于是便邀请我去南京逛一逛她的学校,于是在我协调了和其他行程的冲突、反复改期几次之后,终于在七月初和她在南京见了一次。到这时为止其实只是一次普通的「粉丝见面」,按照一般的套路就是见个面、吃个饭、随便走走而已,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认认真真地花了两个半天带我逛了一下南京林业大学和玄武湖。

喜欢上她的瞬间是刚见面没一会儿,不记得我们说着什么了,但我每说一句话她就「嗯」一下,即使两句话之间我并没有停顿。我就觉得这样挺不习惯的,就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我们非常同步地笑了起来 —— 很没有逻辑不是嘛,但的确如此。见面之后我们发现了更多的共同点,比如我们都喜欢「自私的基因」、刘慈欣的「三体」等作品、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幻夜」等等。当时她还是希望毕业后能够留在学校,我也「不经意」地提起我在北京的房子有两个房间,说起来我会在北京这种地方空一个房间出来,也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

在我回北京之后,她告诉我想来北京发展,而且很有可能会住在我这里。这之后到 7 月 11 日我在火车站看到她为止,我内心都十分忐忑,不确定她是否真的会过来,又怕问得太紧她不高兴。我一直觉得没逛过宜家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于是在她来北京的第一天就一起去了宜家,为之后的「室友」生活做些准备。

然而室友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几天。从在宜家开始她就总是在讲「我们」这个词、大部分时间都不关房间的门、提出把衣服混在一起洗,加之一个女孩子从那么远的地方搬过来住,我觉得她应该也对我有些意向吧。我不知道该不该表白心意,因为过去的一些经历,我还是对自己不太自信,想到既然已经是室友了,以后还有很多时间,也就不必那么着急。

虽然我们这可以算是一拍即合,但她还是要比我快了那么半拍,几天之后就问我「你觉得我怎么样呢」。我觉得除了价值观和兴趣的匹配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并不需要做出什么改变就可以很开心,而不一定要按照社会的期待去改变自己。我们都把这一点看得很重要,都是那种不希望遵循社会期待的男孩子或者女孩子,因此我们的相遇格外难得,我也觉得今后一定不会再遇到这么合适的女孩子了。

虽说「确定关系」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件,但又总觉得并没有带来什么变化,还需要更多共同的经历来推动两个人的关系。我想别人家的情侣是不是都要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呀,但前面又刚说过我们不一定要按照「社会期待」去做,所以要不要主动地去进行肢体接触也让我纠结了一下。不过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几天,实际上我们第一次牵手、拥抱、亲吻的场景都比较尴尬,加上我们也都是初次恋爱,于是那几天我们每天晚上凑在一起去知乎学习「你和你的恋人在脱单的第一天做了什么?」、「你的第一次亲吻是怎样的?」、「双方初夜,请问需要做足哪些准备?」之类的问题。在习惯了身体上的接触之后,后面也就显得水到渠成了。

我们甚至还没确定关系就以室友的身份住到了一起,于是我们需要面对一些更现实的问题 —— 很多人推崇校园中无忧无虑的、排除了几乎一切现实因素的爱情,但我不这么觉得,虽说这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两个人迟早都要面对生活在一起的各种问题,找到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的方式,所以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刚好我也有了将近两年的独立生活的经验,生活本来也是有些条理的,她来之前我还仔细地把房子整理打扫过,希望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至少不能比她之前在宿舍的条件差嘛。

首先是对于个人空间和个人时间的「侵占」,可能在一个月前我还无法想象我能够接受另外一个人非常深度地「侵入」我的生活。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在意个人空间的人,不曾住过集体宿舍,在出差或旅游时与他人同住一个房间也会感觉非常缺少安全感。但我对她并没有这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依然可以很放松,我也愿意减少花在其他活动上的时间,也许这是爱情的力量,但也可能是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打破自己的习惯。当然我并不是说情侣可以没有个人空间,我依然认为个人空间是非常重要的,两个人除了彼此还有其他的生活,才不会因为一些琐事患得患失。

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饭,之前我觉得多了一个人的话起码出门吃饭的选择更多 —— 不然一个人吃火锅显得多尴尬,也会更有动力在家尝试做一些食物。但她对食物意外地「讲究」,因为身体上的一些原因,很多食物不能多吃,例如 麸质 蛋白(小麦、燕麦)、糖类(淀粉、米饭、糖)、油(坚果、脂肪)、盐,导致可以选择的食物比较有限,虽然她并不介意看着我一个人吃。一开始我还会劝她多吃一点,不过当真的出现了生理上的反应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些「偏好」并不是(像一些人那样)说着玩玩的。不过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首先她的这些偏好完美地避开了所有不健康的食物,然后我之前吃的大多是高油高盐且并不怎么好吃的食物,反正也不好吃,我宁可吃点低油低盐并不太好吃的食物。

写到这里发现我们成为室友快要一个月了,以此留作纪念。

撰写评论

精子写了这么多年博客,收到的优秀评论少之又少,在这个属于 SNS 的时代也并不缺少向作者反馈的渠道。因此如果你希望撰写评论,请发邮件至 jysperm@gmail.com 并注明文章标题,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7-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