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 SegmentFault 上录制一些 视频课程,欢迎购买收看,这是支持我创作更多技术内容的好机会哦。
基于业界最成熟的加密和版本控制工具 —— GPG 和 Git 的密码管理器:Elecpass
标签 #生活记录

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前,有人和我说,有些话说出来就收不回去了,也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但很高兴现在并没有改变什么,至少我没有,继续每天扯各种话题,继续猜你的日志和说说是什么意思。

今天听你又说了一遍,你不想谈恋爱了,我很是意外啊。

本来我表白失败正好一个月,我是打算写些东西的,但这个样子,这个时间点,会不会显得乘人之危或是幸灾乐祸呢。

再想了想,不管了,我自以为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唯一会认认真真读完一个人的日志和心情,想尽一切办法去了解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喜欢的人,另一个是你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这句话是半个月前看到,很是贴切啊,当然,我需要了解的绝对不止两个人,谁知道你有多少个男朋友。

今天花了将近几个小时翻了一遍你的空间留言板,倒也有趣,见证了几个人的成长轨迹,也从一些琐碎的细节中解开了我们之前闲聊中的一点小关联。

要说最失败的环节,绝对是我没有挑一个好队友,她大概只给我提供了两条线索,他不在沈阳,你们是因为骑行认识的。

但我还是在当天就找到了他,当然我和他没有过直接的沟通,我只是在看他的空间以及其他各处留下的信息。

总之我觉得他很是不靠谱,如果那是一个我觉得靠谱的人,我也就自觉退散了。

本来我是不用留言板这种东西的,甚至在认识你之前,我也是不用 QQ 空间的。

但是如果我要写留言的话,我一定会让每一条留言,连起来能组成一篇文章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我请各路前辈给我传授点经验,但他们说得更多的是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通用的办法。

于是我说我只是参考参考嘛,他们才肯讲他们的故事。

结果到头来,他们的主意我一个都没照做;我做的又全是他们不看好的事情,比如写上几千字的日志,问一些不合时宜的问题,说一些不合时宜的实话。

前辈们说,不要一天天就知道上 QQ, 多出来玩一玩,吃吃饭,才靠谱。

和你一起出去总是有种 Hold 不住场面的感觉,尤其你和班长一聊起来,我就更 Hold 不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每次不是前一天睡不着觉就是饿过头。

尤其 8 月 8 日去图书馆那次,你也不说话,太尴尬了。

昨天去班长的聚会,玩得还算开心,除了我瞧着你和他聊了一个钟头。

前两天我发说说「情势不明朗唉」,然后你又拐弯抹角地叫我去看电影,还让我不要瞎想。

在写那封表白信的时候,我已经瞎想了好多了,然后居然就给我那么大的打击,我现在倒是真不敢再瞎想什么了。

唉~猜不到你是怎么想的,求再多一点暗示。

现在我的朋友们几乎都知道有一个妹纸叫小璐,我越来越频繁地忍不住在 QQ 群里讲你的事情。

一开始我觉得这样可能影响到其他人了,于是单独建了一个「如何勾搭小璐」的 QQ 群,这事我做得欠考虑一点,最后还是把你惹生气了。

后来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借着「心情不好」的理由,分几次从 QQ 群从清理出去了很多人,决定以后把这个 QQ 群维持在一个互相熟识的一个「小圈子」的状态,以便我继续在里面放心地讲小璐的故事。

你说你不喜欢被人讨论的感觉,但实际上我每天都要忍不住说很多,在你不在的时候,大概有些是希望你看到的,还有些不希望你看到。

有人说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就是说我们还有一年才毕业,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我有什么目的一样。

我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一直看感情比较淡,又不太喜欢一些流于形式上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叫「恋爱」。

Abreto 在论坛发帖「诸位,你们懂爱吗」,我说,所以我很少说「爱」这个字。

Xttyctl(跳跳羊) 在我的日志下评论「勾搭到了妹子你打算继续和她一辈子吗?」。

我说「主观上来讲,当然」,你还特地截图收藏了这条评论。

我也知道高中的恋爱有多么不靠谱,也许只是需要一个聊天的对象,就连你也说「客观真理,反正十几岁的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但终归我还是希望长久的,而且我和很多人相比,也拥有这个条件——我毕业后不会在沈阳待着,而且我今后的工作可能也不需要固定的办公地点。

有人问我如果你和他分开了,我会高兴么。

我说这个难说啊,你们分开了说明我有机会,更多的机会。

但是我又不希望你是那样草率的人,希望你的每个决定都是慎重的。

从 5 月份开始,我们在 QQ 上的聊天就没有一天中断过,除了你没有带手机的那一个星期,你没有发现么。

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像翻 CPPPP6E 那样反复翻我们之前的聊天记录,看看会不会发现点什么新的东西。

翻完聊天记录翻空间,贴吧,微博,然后再翻你的男朋友们的空间 …

写在后

这篇日志是我这一个月来在小璐空间的留言板的留言整理而成,为什么要去小璐空间留言呢,一方面是为了答谢小璐祝我一臂之力超越 whtsky, 一方面是我要把某个留言毫无创意的人比下去。

今天汇编成日志,主要是改改人称,改改有关时间的描述,其余主体改动不大。

一开始本来打算每天一段的,但是因为最近事情多嘛,而且这玩意写起来需要静下心来顺便再来一点灵感,最后再考虑字数(以上全是借口), 还是没达到每天一段,不过即使这样也写了好长了。

现在看来,写得还是挺零散的,尤其最后几段,也就是最近几天,情势很是不明朗唉,还有些想写的话还是决定先不写了。

理想

今天我们班开了一个“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的班会,主题也就是梦想、理想。我觉得梦想和理想这两个词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更倾向于无法实现、不受自己控制的;而后者倾向于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

似乎在班主任、班会的组织者、来我们班的实习老师、大多数同学的眼中,理想一定是要去上某个大学,而之后,就没有了。

实习老师讲他如何刻苦学习,如何拿到了众多奖项;幻灯片上提到了最近新闻中的“清华学霸”,还展示了她们的日程表。我承认他们都是优秀的,但是一定要要求每个人都这样做么?

主持人请我们班一直以来成绩排名第一的龙哥来谈谈自己的理想,龙哥说“希望有个健康的好身体、好好活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大家都笑了。虽然这其中有玩笑的成分,但“有个健康的身体”、“好好活着”就不能是一个人的理想么?如果这话不是班级成绩第一,而是成绩靠后的同学说出来的,还会仅仅是善意的笑么?

再或者,有些人喜欢钱,即使已是富翁,还是爱钱,但他们一定是庸俗的么?可能赚更多的钱是他们的理想,更多的钱可能只是符号,但那是个人能力的象征。

什么时候连“你的理想是什么?”都有了标准答案,你当这是流水线么。有人这样说:在教育的流水线上,我是一个残次品,但我庆幸,我是那个残次品。

再说我自己,上不上大学,我还没有决定,但这并不重要。能取得怎样的成绩,取决于人,而不是上不上大学。不上大学不等于停止学习,恰相反,那些抱着“上了大学就可以随便玩了”的家长和同学才是失败者。

毫无疑问,我对计算机/互联网方面兴趣很大,也投入了很多努力。IT界瞬息万变,我也无法预测几年后的前沿技术是什么。我希望我在经过几年的经验积累之后,能够自己开发(而不是给别人打工)出一款产品,能够有人用,有人关注,越多越好。钱不是我关注的,有人用户、有人关注,自然会有钱。

短期内,我希望在我高中毕业前完成“零毫秒”——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劝我按部就班读大学的,身边一定都是普普通通,上学、工作的朋友;若我今后奋斗成功,我的身边也一定是自己奋斗、喜欢冒险的人;若我失败,身边也一定都是失败者。

没人能预见未来,按自己的想法奋斗而失败,和听从别人劝告违背自己意愿而失败,我觉得前者会让我更好受一些 …

如果我的理想既不违反法律,又不违背社会的道德约定。那么老师是不是应该给我点支持,或者至少不是阻碍。(假设)家长不支持我可以理解,因为这关乎我的未来和他们的未来。但与老师那一点业绩相对的,是我的一生。

电影:阿凡达

2012.5.25,学校带着我们去看的,之前我已经看过两遍了.

那电影院其实挺坑爹的,不过还是要比家里效果好.

这是一部很优秀的电影,我甚至觉得不会再有其他的电影超过它了.

导演卡梅隆花了12年的时间,去创造潘多拉的一切,包括Na’vi人的语言(不管你信不信.人家确实为Na’vi语编写了一本辞典)、族群、生活习性、星球上的各种植被动物,去解决3D电影中的技术问题(可惜我看的不是3D的).

这个电影的故事情节很俗套,真的很俗套.大体看来,就是人类在暴力地掠夺Na’vi人的资源,依靠主角对人类和Na’vi人两方面知识的了解,最后战胜了人类,正义获得了胜利.

或许这是在在影射西方殖民者对土著居民的侵略,又或是抗议人类对大自然无节制的破坏.

影片最后是正义获得了胜利,现实呢?恐怕没有那么乐观,至少不会有用枪干不掉的动物.

虽然剧情很简单,但丰富饱满、富有想象力的细节,让这个故事重新焕发魅力.

影片用了一大半的时间去展示Na’vi人的生活细节.令人瞠目结舌的想象力让观众始终保持极高的兴奋度,无论是千奇百怪的动物还是美轮美奂的植物,例如直升机般的荧光昆虫,漫天飞舞的水母状的圣树种子,带领所有观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足以让所有观众叹为观止难以忘怀的世界.

最后的20分钟,是影片的高潮,人类炮轰Na’vi人的家园之树时,让人感受到了一种亲眼目睹美好事物被摧毁,自己又无能为力的撕心裂肺的痛,我差点就落泪了.甚至为自己是个人类感到羞愧,我后座的同学一直在骂人类 …


我还看到了一些东西,帕克·塞尔弗里奇(那个项目主管)和夸里奇上校一直都认为Na’vi人是一群野蛮人,没打算去了解他们,他们看不到潘多拉星球上,由大自然中一切生物组成的知识网络,他们的眼里只有钱.如果他们不急于求成的话,Grace博士和阿凡达是有可能在几年内说服Na’vi人搬离矿区的,甚至与Na’vi人进行更为深入的交流.

科学家创造阿凡达,绝对不是希望发生战争,但科学家们还是被利用了,他们太天真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爱因斯坦和原子弹之类的.

帕克和夸里奇他们永远不会理解Grace博士看到的,Na’vi人先进的文明.有些人是注定不会被理解的.

但我相信,如电影一样,正义能够战胜邪恶,终有一天.


几个同学和我还对潘多拉的漂浮山峦产生了兴趣,卡梅隆一定给了它一个坚实的理论基础,否则都对不起这12年了.

我一开始猜测是和潘多拉的空气密度、引力常数以及山峦的构成什么的有关系,这理论实在有点牵强.回家上网一查,原来结果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人类在和Na’vi人争夺的,就是那种叫Unobtainium的矿产,价值高达每千克2500万美元.Unobtainium本身是“难以获得的元素”的意思(unobtainable加上表示元素的ium后缀).在电影中,它是一种常温超导体,顾名思义,电流在其中流动时没有电阻,没有损耗.

在地球上,高温超导体可是工业上稀缺的物质,人类制造的“超高温”超导体仍需要零下200度才能工作,如果真有常温超导体,卖出如此天价是理所当然的.

潘多拉星球上的漂浮山峦,正是由Unobtainium矿石构成的.1933年,荷兰物理科学家迈斯纳便发现了超导体的一个性质:可以悬浮在永磁体的上方.这被成为迈斯纳效应.

这时由于超导体没有电阻,电流可以一直在其中流动,而有电流就会有磁场,超导体在这里相当于一块永久的电磁铁.

看吧,卡梅隆给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漂浮山峦以如此坚实的理论基础.但其实真相只是:万物有灵.

精子生于 1995.11.25, 21 岁,英文 ID jysperm.

订阅推送

通过邮件订阅精子的博客日志、产品和项目的最新动态,精子承诺每一封邮件都会认真撰写(历史邮件),有想和精子说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复邮件。

该博客使用基于  Hexo  的  simpleblock  主题。博客内容使用  CC BY-NC-SA 3.0  授权发布。最后生成于 2018-01-16.